随斟冷暖开怀酒,懒算输赢信手棋

*凹凸同人见合集*

本命坑血族&龙族&漫威



封面是刺客约翰的罗斯,我爱罗斯和翰哥!

我无法接受黑白不明的正义,但是这世界如此,所以我必须去接受,闭塞视听断绝思考再愚蠢不过,可……突然又没有了讲话的心情。很多事情,结果论来看都是荒谬,我只尊重事实,我参与在过程,并放声呵斥结果论的愚蠢和可笑。可我自己难道从未使用这算盘错误的论断吗?思考应到此而止了。
事后诸葛亮从不比过程中的愚者高明点滴。

+

预备回归——我想想怎么挖坑

+

我真的好喜欢宏人啊……

作为梦比优斯最重要的人,龙和guys的其他队友,我们信念共同燃烧成不熄的火焰,泰罗教官和爱迪尼桑,师恩难忘此情永记,但是宏人……这是我永远的遗憾,他本能成为最适合我的,也当然是与我最能共鸣的人间体,他本可以与我一同作战,去建立属于他自己的,人类的羁绊,那是我无数次臆想,却永不能成真的遗憾。

我梦皮和剑对戏也是这么说,问我明白那种感受吗,我当然明白。宏人在我面前被宇宙空间吞噬的那种无力和绝望,这是永远也不能被时间磨去的刻痕。
我也想要宏人重来啊,我会毫不犹豫地为他敞开奥特之心,接纳他成为我不可分割的伙伴……阿柏星还有重新孕育知性生命体的可能,坂宏人却真的再也不能回来了。...

+

希望广州那边的朋友们一切都好…看了几个视频,山竹太可怕了,根本笑不出来……一定要平安啊🙏

+

日常的碎碎念合集

我们把自己的思想局限在规划好的条条框框,却早已失去了质问这不公的勇气,甘心折断了翅膀,剪去了羽翼,泯然为这万千世人中的一个平凡无奇,最后安心的闭上了早就阖上的眼,和这缘分已断的世界就此诀别。

我从不甘心折断我的傲骨,磨去我的棱角,可现实告诉我,我早已妥协。

+

啃肉的时候思考了一下为什么最近我丧的越来越少,活的越来越快乐。
其中一点大概就是我渐渐真正能够分开网络和现实,本职和兴趣的区别。三十老师说的玩手机的目的是让自己快乐这一点影响了我很多,作为一个消遣项目,排解压力的方式,以快乐为目的让我回避了很多无意义的争吵,避免了和更多会影响我的人接触,同时作为会反馈的正面情绪,我也会尽量去分享我的快乐来收获快乐。
而以前会不平衡的很多事情也都能够看清,写文和画画都是我的乐趣,同时吃喝玩乐本身也都是我的乐趣,他们作为我分享出来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太多不同,那么我也没必要因为涨粉而去忧虑自己是否需要清理小号的日常。同时画画写文收获得热度也不过是惊喜的附加礼物,我所做的一...

+

刚知道三嫂去世了我整个人都有点懵……我就三年没看他的书啊,斗罗是我看的第二部网络小说……特别特别难受,那个时候看完了斗罗从光之子开始补,他真的好多次都在文里或者作话里讲他们的爱情。
我记得之前还看他们一起去做跨越峡谷的高空缆车,惊险的仿佛要穿越,怎么就,不在了呢?
就,那个时候,看文字描述,他讲过他写作的路上木子一直支持他……还有后来糖糖的降生,那么期待……不知道说什么,就是,感觉,堵得慌越回忆越难过……
看到消息说是癌症……医生和三少都尽力了……
假期的时候,我家里出的事,就是这个。
我舅舅突然被确诊甲状腺癌,当时已经转移到淋巴了。等在手术室外那个感觉真的,整个一直到手术成功都是一种煎熬。
太难过了……...

+

祝自己十九岁生日快乐!
今天断网电了明天再编辑图片x

+

【存档】逝去的人终成遗憾

☆TV21集坂宏人部分
☆当做冷门安利也行

   地球,这个远在另一个银河系、听起来平凡无奇的行星,却让包括泰罗教官在内每一个出行至此的奥特战士将之视为重要之地。

   我无法理解教官在提及这里时声音中的情感有多复杂,但我认为只要到达了那里,我大概也能够慢慢明白哥哥们的感受。

   已经进入太阳系的引力场了,减速使我能够更加细致的看清这个陌生的恒星体系里每颗行星的运转,自然也包括了那个常有耳闻的星球——地球。

   它同样出现在了我的视野范围内,蓝色的星球是和奥特之星全然不同的绚丽多彩,战士出色的视力甚至让我...

+

花村不再是半藏的归所,
半藏的家已经不复存在。

+

祝我亲爱的大公主又一个十八岁生日快乐,要陪伴你今后每一个生日,让我最重要的妈妈能够天天快乐!(*๓´╰╯`๓)♡

+

嘉嘉真好!!!扣分榜第一也是积分第一!

+

谈恋爱嘛,两个人的事,要弱一起弱,要强一起强,必然没有一位屌炸天另一位各方面都是弱渣的道理,那不叫谈恋爱,那叫扶贫。
写文追cp都是这个道理,体质不强心灵强大也好,两个人能走在一起必然是有势均力敌并驾齐驱的闪光点的,这才是我心里的登对,贼鸡儿般配。

+

【ow】一对有梦想的岛田兄弟

原作:守望先锋
cp向:岛田兄弟(藏源藏无差)

  (1)

    幼儿源是个有梦想的源氏,虽然他手里剑九成射不中人,闪太快会把自己转晕,龙刃终日拔刀四顾心茫然,但他始终坚信,自己迟早能进化成火影。

    即使这一天看起来遥遥无期。

  (2)

    盲人半藏是个有梦想的半藏,即使射箭永恒命中随缘,没了散连发箭脆皮都可能打不死,双龙永远对准空地,他也持之以恒地做着神射手的美梦,对自己发发爆头的未来深信不疑。

    神龙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

+

【雷安】Fate/inveracious dream (0)

☆我流雷安,二设严重
☆虚构型月世界设定下圣杯战争
☆角色&世界设定属于原作,妄想属于我

[这样糟糕的事态……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啊——!!?]

   映入眼帘的惨状,让年轻的『骑士』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无声哀嚎。

 

   少年名为『安迷修』,并非修习于时钟塔的学院派魔术师,而是师从[无名]的骑士进行修行的见习骑士『魔术师』。

   秉承着心中尚且稚嫩的理想的幼芽,年幼的孩子告别了作为诞生地的故乡——奥尔良,跟随着在他心中堪称高洁的、尽管不善于人交流,却无疑切身践行着骑士信条的师长,踏上了堪称苦...

+

盲狙全国二卷,给自己留条活路,不定cp向。
不然我担心坑死我自己。
一千五百字打底吧。看看我能编多长。

+

又是一年六月一日了,神威生日快乐。
在星辰大海里好好打架啊笨蛋团长!

+

是我心中帅气的骚老头F4。
老爷子真好,我永远喜欢帅老头!

+

What only I  want to say is I Love You Spider-Man.

+

……十年了。

无法忘记的浩劫。至今还记得看报道时的那位母亲,那个老师,我如此信任人的善,正是因为在那地狱里仍有人化身天使去守望……愿你们安息。

我还记得全校缅怀时放的那首念诗,『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那是第一次,如此正式的认知到,原来人类会面对死亡,原来天灾面前,人类如此渺小。

我那时候八岁,看着搜救的回播哭湿了枕头,不是我的血缘亲人,但他们都是我的同胞,即使今日想起,眼泪依旧忍不住盈湿眼眶。死去的人的一切未来都不复存在了,他们的爱,他们的恨,都随着生命一同消散了。那个时候开始渐渐明白了这一点。

『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这位母亲的事一遍又一遍出现在那个...

+

一到深夜就忍不住把已经开始腐朽化灰的陈年往事一点点翻出来,就着夜色摸黑晾晒,去去霉味。

明明都不见清晰的痕迹了,却还是有那么点没来得及被遗忘的残余在心里扑腾出一个细小的水花,告诉你你还没忘。

即使物是人非,即使前路悠长,
可是你是踏着那用他们的留给你的残渣铺成的路走过来的,
哪怕没有回去的返程票,这条路没断,你没断,那些痕迹就永远是你的一部分,不经意间总会抓住你,伸出细细的指甲抓挠那么几下。

不痛不痒,就是心烦。

+

赫总说我正义感太强,我一次次因为我这所谓的『正义感』撞壁。

和人打过架,不止一次,冲撞过宿舍管理,被家里摆平了,和我有关的,和我无关的,现实的,网络的。

我自诩不是个好人,我也确实不是什么好饼,人类有的一切卑劣我都拥有。

但我仍然保有这看起来可笑的『正义感』。
只是在一次次碰壁中学会懦弱,不出头,和懂事儿。

我喜欢美国队长,喜欢欧尔麦特,喜欢小蜘蛛,喜欢天草四郎,喜欢英灵卫宫。

我到底喜欢他们什么?为什么那么喜欢他们?
因为我,『渴望得救』。
我渴望有人救我,拉住我的手,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我无数次在夜里无声呼救,但是没有人救过我。

我知道他们都渴望救人。
即使次元不同,我仍然觉得,如果我在那...

+

意识到了不应该对理解力欠缺或者拒绝达成共识的人白费口舌。
说是炫耀粗浅的学识也好,和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有机会交谈,我总是希望对方能够通过和我的对话接受一些新的观念,有所提升,然而现实是很多人拒绝如此,经验主义者往往更为抗拒学术派体系完整的逻辑构建。
并且在用自己的框架束缚对方的同时又误以为我在束缚他。
我喜欢的是平等,互相尊重,寻求共识,能够有所进步的谈话。
所以即使我愿意和一切人交谈,这个前提是,对方愿意尊重我,而不是站在所谓『过来人』的立场上,凭借狭隘的见识来对我的人生下定义。
我尚未如此傲慢,轮得到你来给我作注吗?
虽然我也确实无疑是傲慢的。
但即使是错误的言论,我也愿意去倾听再找寻错误。
从一开始就拒绝...

+

深夜脑洞•杂诗•死亡

我恐惧死亡。

我不想主动找死,
又渴望得到死之救赎。

请拥抱我吧,
最为无私而公正的死亡啊
只有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一如我有多恐惧你
我想永远地逃离你,
正如我想迫切地与你拥吻。

我美丽又真诚的死亡啊,
我是何等狠心的人,
面对你这真实的爱意却能冷面拒绝。

只有你知道,
我无法拒绝你,
我无法忽视那美丽,
那热切而真诚的意念。
即使理智约束着我活,
让我无视你的魅力。
你的美,
你的可爱,
仍在那黑暗中熠熠生辉 ,
让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叫嚣着,
赴你那无归的宴席。

你是何等极致的佳人,
让无数人为你前赴后继。
何其庆幸,
我得你垂青。
即使你爱着一切人,
一如你此刻深爱着我  。
我却仍为这不得不与世人共享的爱而沉醉。
因...

+

海鸥篇和一事无成的爱丽丝真是太好了……
爱丽丝篇每个人除了小静都发生了实质的改变,即使是小静虽然迷茫也把其他人当作了真心的亲人。
『我必须成为海鸥。』
小白完全接受了自己,可以坦然喜欢自己的抹茶,生活,戏文。
本子更加的温柔,不再一味地把伤人做耿直,和每个人的关系都有所改善。
阿雪一如既往走在了道路上,却开始帮助别人学习,一起努力,积极向上。
老高一狠心跑到国外,也会在群里聊天开玩笑然后被怒怼,一面放不下又小心翼翼地打听欧神的日常。
他们怎么都这么好啊呜呜呜呜呜呜
所以另外仨没出场的怎么样了啊!!!
他们都是认真又可爱的人啊,每个人都是,现实中的你我也是。
本来只是很感兴趣的典型印象构成的漫画,能一直画下去真是太...

+

漫威十年,让全世界羡慕的豪华阵容,没有一场让全世界羡慕的盛大庆典。

+

不进则退。

+

短打•原来是梦

你打开群。

沉寂已久的亲友群久违地缀上了鲜红的提示,蹦哒在消息列表的最顶端,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你的手指迟疑了一下,指腹轻轻点在钢化膜的表面,手指下的光屏秒速切换成了熟悉的聊天界面。

气泡还在一个接一个地推搡地涌上屏幕,你却无甚动作。

你的视线凝固了。

停驻在了那个熟悉又格外陌生的头像上。

熟悉的人,陌生的头像。
曾经熟悉的人,现在陌生的头像。
曾经熟悉到刻入心底的存在,现在陌生到只能打开群列表确认的头像。

也许不止是头像。你轻叹着,终于收回了思绪专注于眼前的混乱。

你翻阅着记录,这是你的习惯,你总是不厌其烦地在课后把消息列表拉到自己离开的最上端,花上甚至半个小时去读一天所有的故事...

+

又一个物理学的巨人离去了。
如果他们都在天堂相会继续研究,没准天国的物理学领先物质世界无数年呀。
所以活着的我们也要努力呀。
不能差先人的脚步太远。
R.I.P.

于伽利略的长辞日降世
于爱因斯坦的降生日归去
天选之人,战胜了命运一路走到了终末。

无论是谁都会有这一天的,伟人如此,凡人亦然。
76年很长了,如果在他离去后物理再无伟人才是真的悲哀,后辈们的责任啊
沉重地让我想要转专业了。
我没有成为伟人的毅力和坚持,姑且在这条路上尽可能地走远一点点吧。

+

和小公主安利着小天草和红茶,说着说着自己就心疼起来。
那个愿望,那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悲愿,明明是正确的,却因为非人力之所及注定了无法达成。
天草为此执念成魔,圣人的少年六十年的努力一朝付诸流水。
红茶为此订约守护,一生为救人而战却遭背叛而死,最温柔的,最想救助他人的人,却陷入了永恒杀戮的噩梦,剑丘之上,曙光再不降临。
怎么能不为此悲恸呢。
怎么能不为此震撼呢。
这么好的两个人,即使明知道那个愿望是不现实的,恶无法剔除,善无法独存,所有人都得救的方法从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
但还是希望他们的悲愿能够有实现的时候,哪怕是梦里,哪怕是虚妄啊。
Fate/inveracious dream,定下这个名字何尝不是我的私心呢...

+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