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雷安】捡到了个神似死对头的小孩子x

☆小甜饼,没什么营养的
☆雷安暗通款曲(bushi)前提
☆起源是我专安 @枕头真好 语音的雷狮先生,我foyditxjfxljifitxi
☆小孩子真是世界的珍宝!!!

    这是雷狮参加凹凸大赛以来很平常的一天。像往常一样,海盗团按照卡米尔的计划踩弱鸡,攒积分,卡米尔照常在行动过后去吃点心,佩利被帕洛斯耍着玩还被不自知。而雷狮,在晃悠了一整天都没看到某个多管闲事儿的身影之后选择喝酒撸串庆贺一下。

    然后打破这平常的一天的不平常就出现了。

    雷狮低头盯着被四个裁判球抬过来放在他面前的箱子,黄蓝条纹的配色让他本能地有些排斥。刚想问话却发现几个球早就一溜烟跑出老远,不见了踪影。只余一张戳着星星标记的一次性光屏,裁判长在视频里一派的风光霁月,总结一下就是:我观安迷修选手和你有缘,不是,和你私交甚笃,这有点小状况你先接收一下,我们尽快解决它,有积分补偿。

    私交甚笃。雷狮微微眯眼嘴里品着这个字眼,手中电光一闪将光屏变作一团废铁随手扔在身后。

   他掏出锤子本打算把这个未知物电一电以防万一,却眼看着箱子在他面前晃动了一下。然后一蓝一黄两把怎么瞅怎么眼熟的剑刃刺穿了包装显露出来,呲啦一声把箱子利落地切开,断口整齐到肉眼难以看出差别。

    雷狮想着,好你个安迷修,让老子好找,先给你两个疗程清醒清醒。接着他发现,事态超出了他的可控范围。

   “啊呜—”

    雷狮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小崽子一脸满足地吃着他从卡米尔那要来的存货。小孩子湖绿色的大眼睛因为甜品满足地弯成一轮,眨闪间清澈的虹膜似乎跳跃着易碎的光芒,孩童的脸颊犹带着婴儿肥,因为进食的原因略微鼓起,小仓鼠一样地咀嚼着,让人忍不住想要用手指戳戳看试探下手感。然后雷狮就伸出了左手,戴着半指手套的手指骨节分明,轻而易举地触碰到孩童柔软的脸颊。

    手感不错。雷狮这么想着,手下放轻了力道又戳了戳,小孩子细嫩白皙的皮肤顺着手指的力度微微凹陷又在手指远离时轻巧地弹回原样。手指的主人乐此不疲,直到年幼的小玩具因为进食被打扰,湖绿的大眼睛带着点幽怨和委屈扫过来时才因为心中陡然攀登的罪恶感讪讪地松手,心里还不忘感慨一句小孩子真好玩。

    这个情况还要从雷狮拎着锤眼睁睁看着冷热流从内部把箱子切碎说起。

    雷狮当时元力都准备妥当了,电流萦绕着雷神之锤噼里啪啦蓄势待发,就等着某个骑士道现身给他个几疗程。然后雷狮就听见了一声细小的抱怨,小孩子声音软软的,带着孩童特有的清脆细嫩,甚至称得上可爱悦耳,却当即让雷狮的锤子哑了火,如果不是元力发电收放自如还清洁环保,这锤子恐怕就要因此短路了。

    雷狮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波动不已,眼瞅着那个看起来将将和冷热流一样高怎么看怎么眼熟的小崽子从破碎的纸箱里爬出来,连摇头时脑袋上晃动的呆毛都和安迷修如出一辙。
   
    夭寿啊,安迷修喜当爹了。

    雷狮脑子里在打死这个小崽子再找安迷修算账和带着小崽子找安迷修算账两个选项游移不定,直到孩童细细软软的呼唤打断了他的思绪。

    小孩子吃力地拖着有他整个人高的双剑站起身,拍拍尘土一本正经地把双剑别再背后,姿态是和安迷修同样的庄严郑重,却因为可爱的外表少了几分严肃,小大人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发出不带恶意的轻笑。

    小小的孩子站起身,隔着一米多的距离费劲地抬头仰望着雷狮,雷狮的身影在他湖绿色的眼瞳中清楚地成像,莫名地就让雷狮的情绪好转起来,随后愉快地决定选择第二个选项。

    雷狮半蹲下/身,与绿瞳的小孩子平视,他清了清嗓子,尽量将语气放的平和。“小孩儿,安迷修是你什么人啊?”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终端的视频录制功能,就等着证据确凿和某个喜当爹的骑士道算算总账,然后它发现事态又一次漂移飞去了未知的轨道。

    “我就是安迷修呀,现在在跟随着师傅进行骑士修行!”小孩子的回答里满满的理所当然,提起骑士道时连大眼睛中都带了星光闪闪发亮,他偏头看着雷狮提出了疑问,“不过先生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呀?请问您是谁啊?”

    哦。

    雷狮一脸木然地关闭了录制,人眼识别精准地辨认出眼前的小孩儿几乎就是安迷修的翻版,除了更小一点,眼睛比例更大一点,声音更软一点,长得更可爱一点。

    合计不是安迷修喜当爹,而是他自己到手的老婆变儿子。

    雷狮盯着小骑士放空了自己的思维,在犯/罪和难得蹦哒一次的良心之间艰难地做斗争。

    最后还是他残存的理智说服了本能,雷狮你是个有着远大志向的宇宙海盗,不能成为一个恋童癖的老流氓。这么自我暗示了三遍,雷狮端正神色对着小骑士说他是雷狮,。

    “雷狮…雷狮先生?”小孩儿认认真真地重复着雷狮的发音,对着海盗有礼地加了敬称,每个音节都写满了认真,放在孩子身上就是说不出的可爱。雷狮的感觉很微妙,小孩儿顶着骑士道的那张脸,即使是幼年版,带着敬称的问候都让他有些不适应。安迷修是从不会在称呼他时加什么劳什子的敬称的。自从了解到雷狮海盗团的所作所为并且将之划为恶党后,他们的每次见面几乎都伴随着争斗。安迷修大多时候都是毫不留情地斥责他为恶党,少数的时候,或者私人见面才会一字一句同样一本正经地唤着他的本名,雷狮。

    将脑中骑士道的音容扫去,雷狮看着面前的小孩子,想起视频里的积分补偿敲定计划找自家甜食受限的军师索要一下多余的存货,这才有了眼前的情形。

    小骑士眨了眨眼睛虽然不解这位帅气的大哥哥的行动,但很快将之抛在脑后,沉浸在甜点的奇妙世界里体验糖分的美妙。不多时,小蛋糕便被消灭一空,小孩子拿出餐巾纸擦了擦嘴,两条小腿在桌子下不着地地轻轻摇晃,端正地坐好隔着桌子仰视着雷狮,等待着这位大哥哥的下一步行动安排。

    “吃好了?”雷狮挑了挑眉,紫瞳微微眯起,看到小孩儿棕色的发顶上下点了点连带着呆毛也轻轻晃了晃后满意地敲定了下一步行程。“解决几个小虫子,权当是饭后锻炼好了。”

    小骑士闻言一愣,阖上双眼耳朵轻轻动了动,然后睁眼对雷狮点了点头,带着手套的小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因为进食放置在身侧的两柄长剑。

    暗处的杂鱼们完全没能对雷狮造成一丝阻碍,雷神之锤裹携着雷霆闪电,随着主人干脆利落的攻击,锤风猎猎电闪雷鸣,交织着偷袭者们的惨叫和哀嚎,构成了这场单方面完虐的背景音乐。

    雷狮看着面前“尸横遍野”惨剧无趣地撇撇嘴,当战斗双方拥有绝对的实力差距时,这种天堑般的鸿沟会使得战斗变成单纯而无趣的虐杀,他们甚至都无法逃脱雷电的轰击哪怕是要挟一下守在一旁的小骑士来给他造成点麻烦。

    雷狮高举起雷神之锤,锤头元力外放自九天唤来雷电加身,只待这最后一击落下给这些不自量力的弱者以终结。

这一锤子最终也没能砸下去。

年幼的小骑士站在雷狮的身侧,伸出小手拽了拽对方身后垂下的头带。雷狮顺着力道侧过头,就看见小孩儿仰头看他的小脸,嘴唇抿成一线,绿色的瞳中是清晰可见的不赞同。雷狮右眉一挑作势下砸,小孩子立马失了那让他恼火的姿态焦急地发声,“雷狮先生!这么做是不对的!”

    锤子收住了下垂的去势稳稳地持在它主人的手中。等着地上的隐约散着焦香的杂鱼们忙不迭交出积分开就命后
,雷狮这才满意地收了手,牵着仍不住回头张望的小骑士远离这一片狼藉的战场。

     小小的孩子吃完东西看完神仙打架,精力耗尽下牵着雷狮的手困的忍不住悄悄打哈欠,生理性眼泪溢出眼角,湖绿色的大眼睛眯起来带了一层水波。雷狮看小孩儿困极了还强撑着走路的样子可爱的打紧,嘴角一勾半蹲下身猛地把小骑士打横抱起来。小安迷修因为这下突然袭击一个激灵,本能地环住雷狮的脖颈,小小的孩子在人怀里看起来更加纤细,像是小小的一团。

    小安迷修强撑着疲惫睁开眼抬头瞅了瞅雷狮的侧脸,耳边传来对方一句难得温和的回应,“睡吧。”于是安心地阖上眼帘小声地嗫嚅一句晚安,在雷狮平稳的怀中睡过去,不时还本能地蹭蹭对方的肩膀。雷狮则是一派的心情愉悦,换成安迷修可不会有这么可爱的反应,成熟稳重的骑士自制地令人讨厌,论可爱可是连他怀中这孩子的一半都达不到,雷狮这么想着,收了收肩膀让小孩睡得更安稳些。

    幸福的日子总是十分短暂的。

    还没等雷狮更多地感受到小骑士的可爱之处,就被怀中陡然稳重的体重打断了他的思绪。雷狮一低头正看到安迷修那熟悉的帅脸正对着他,表情是一派的空白,于是眯眯眼利落地松手任骑士大人往地上掉。

    惨案自然没能发生,即使大脑卡机骑士大人的本能还是存在的,手脚一支便撑住了身体顺利地站起身,意识也因为这番动作而彻底回神。

    骑士大人站直了身板,就看见对面的海盗活动着手臂对他说了句,欢迎回来。安迷修散去半凝结的元力,蹙起的眉间舒展开来,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沉稳,嗯,我回来了。

“啊,顺便一提,你小时候可比你现在可爱多了啊,安迷修。”
“…雷狮,闭嘴。”

——————————————————————
磨蹭了一个星期总算把这篇搞定了。
写不动了就先这样告一段落吧。
小孩子真是世界最可爱的珍宝!
然后下面是个小竞猜
☆幼安是安哥的小时候还是安哥变小了
☆雷狮知不知道幼安有没有安迷修的记忆
你猜有没有奖hhh

评论(15)
热度(174)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