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雷安】Beautiful in white

★雷安无差,角色死亡注意
★刀向,含大量血腥描写
★第二人称叙述,雷狮视角
★慎入,bgm:Beautiful in white

    憎恨一个人是怎样的感受呢?

    你将无时无刻不在期许着生啖他的血肉,痛饮他的鲜血,啃噬他的骨髓。

    你将昼夜不息地渴求着给予他最深切的绝望,期许着将他对你的伤害百倍千倍地如数奉还。

    你将无止境地陷入那永恒的噩梦,在血泊之中对着那个背影探出手指,只为深深地刺破他的肌肤,撕裂他的肌肉,斩断他的脊梁,剖开他的胸膛,将那团活跳动着的,在你指掌间艰难蠕动着的血肉狠狠地捏爆,溅出猩红的血花。

    而你看着这血腥而惨烈的景象,心中却只会有无尽的快然。

    你当然应该感到畅快。

    这是他所应得的惩罚。你这样想着,压下心底隐隐翻滚的暗流,探出染满了红色的手指,木然地遵循着意志完成这残忍的动作,耳畔有个沉稳而温润的声音缓缓歌唱。

    【What we have is timeless】

     你看着那双曾经闪烁着鲜明意志的眼瞳暗淡下来,由温润的祖母绿变成劣质的塑料宝石,再没有一丝光明跳动。

     【My love is endless】

     你看着那不算柔软的发丝蔫蔫地耷拉下来,被红色打湿贴在他的脸侧。你想着,这真丑,比他原本的发型还要丑的多,一点都没有活力和朝气。

    【And with this dream I Say to the world】

    你伸手攥住他湿润的发丝,抬起他的头颅,打量着他破败木偶一样零碎的肢体。

    【You're my every reason you're all】

    你想着,这并不值得惋惜,这是他应得的惩罚。欺骗了海盗的恶果,自然应该由他一力承担。

    【that I believe in,With all my heart I mean every word】

    你松开手,任由那头颅砸落进血泊,在浓稠的液体中溅起浅浅的波纹。

    【So as long as I live I love you】

     你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像你曾经做过的那般,只是触感再没有曾经柔软的温暖,只剩下僵硬的冷冰。

    【Will heaven and hold you】

     你顺着他的脸侧一路向下点了点他的喉骨,这里留下一条浅浅的血痕,再不能说出点滴甜蜜的毒药。

    【And from now to my very last breath】

     你眯起自己深紫的眼瞳,恍然间回忆起这场虐杀的背景乐来自何处,耳边却只余那缓缓消散的尾音。

    【This day I'll cherish…】

     你沉默地站直了身体,脊背挺得笔直,染血的头巾轻巧地垂落在身后。

     你默然地注视着面前的惨像,看着血色染满了目光所及的每一寸土地,没过你鞋尖,打湿你的裤脚,但最终不曾将你淹没。

     你愕然地看着零星的白色自无边的血泊中挣扎着绽放,取代了那汹涌的红,占据了你的视野。

    细碎而柔软的花瓣在血海中沉默而坚定地绽放,花瓣是如此纯粹的洁白,一如那个人曾令你发笑的意志。

    你看着那柔软的白褪去了血色将你簇拥,有微风吹过,带起洁白的浪波。而盛开在尸骸之上的花朵却只是沉默,无声又决然地开着,点点花瓣在风的抚动下飞向天空,又驱赶着天际恢复澄澈的蓝。

    你想起了自己如此憎恨又如此愤怒的理由。

    你注视着飘落进你掌心中细小的花朵,如同注视着那失约的主人。

    你看着自己的手指渐渐透明,花瓣自掌心中穿过再无法触及。

    你知道这无休止的噩梦终归要醒来,而那些怒火和憎恨依旧要淡去。

    雷狮的身影自这一方天地缓缓消散,只余洁白的桔梗花开满了整个被遗忘的梦境,脆弱,坚韧又执着地永恒开放在这梦境的一角。

——————————END————————————

后记:
梗取自歌曲《Beautiful in white》

我曾经多爱这首歌,现在就觉得它有多虚假。当一切爱恋和思念都被伤痛磨去,就只剩下淋漓的鲜血,永不停息的怨怒和无休止的憎恨。
And only I know ,my love as much as my hate ,which was you detested.

我无处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憎恨和爱,只得把它们化作描写的素材来慰藉自己点滴。
雷狮比我幸运的多,安迷修即使已然离去,漫天的桔梗花仍然宣誓着他至死不渝的爱恋。
他遵循着自己的骑士道,恪守着【I will faithful in love.】的誓言。
我的伤痛自无法消去,但至少,他们的爱可以至死不渝。

评论(5)
热度(44)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