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雷安】明明没做什么坏事为何被雷追着劈?!

☆趁着七夕撒撒糖
☆删文补完重发
☆我流雷安无差现代pa架空

    安迷修觉得自己最近流年不利。

    在他三天里第六次差点被雷劈中时,这种微妙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太过反常的现象不得不让安迷修细细反思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恶行,导致雷公如此爱他,爱他到不能自己,热情火辣的让人面皮发紧。

    公交车给老妇人让座,上学路上顺手制服了一个抢劫犯,按时去教授的课上报道,人生志向努力学习为国争光,妥妥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主义四有青年,拖出去都可以当政治思想积极进取的道德标杆。唯一一点的出身不足大概就是,安迷修是个精怪,一个化形不足五十年的年轻剑灵。

    虽然是个剑灵化形,但安迷修对天发誓他有意识以来愣是一点丧尽天良伤天害理的事儿都没干过,一心向学争为祖国发光发热,即使被广电一纸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文书险些开除籍贯都毫无怨言,把满心的委屈憋住潜心修行。

  『难不成这年头做个好妖都要遭天妒的吗?不讲道理啊。』

    安迷修看着身侧那颗被惊天霹雳雷的冒烟的树咋了咋舌,只觉得满心苦涩一路苦到他舌根,仿佛生吞一斤黄连。

    他这边将将抱怨着,就看到脑袋顶上云层隐隐有雷光翻滚,灭顶般的巨大的威胁感激的安迷修发根发麻,满头棕发不用发胶都要根根倒竖而起,于是连忙住脑心惊胆战地看着那丝缕雷光隐去方才放下戒备松了口气。

    下一秒就看见隐去的雷霆电光乍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直袭面门噼里啪啦糊了他一脸。

    安迷修停驻在原地良久,直到脑袋上那朵雷云终于散去才敢抬手摸了把化形被劈黑的脸。他定定地盯着那朵带着点电光的紫意的中间一块跟个星星一样的雷云缓缓飘走,只感觉世界充满套路,妖生着实艰难,一番泪水尽向心中流淌。

    既然已经被劈完了,雷云也散去了,这无妄之灾总该要完结了吧?安迷修颇为乐观地自我安慰着,体内灵力调用洗去了化形被雷劈的狼狈样子,掏兜想要打个电话给导员销假才发现传说中九楼掉下去都稳稳插进窗台里的华为荣耀在刚才那道雷的残忍对待下成功夭折,不得已只好慢慢从郊区的荒山野岭折腾回市区报道。

    人生无处不存在着惊喜。

    安迷修真的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这句话的合理性了。他看着端坐在自己客厅中的那个黑发的脑袋上绑着条星星发带抱着他的小马宝莉抱枕窝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的家伙,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门。

    得亏安置在室内的本体的气息让他打消了这个错觉。他盯着那个堂而皇之擅闯民宅的家伙一时有些膛目结舌。在别人家里还睡得这么安稳…这人真不是个傻子吗?

    许是安迷修的视线中的复杂太过于明显,沙发上的人影动了动,起身旁若无人地抻了抻懒腰打了个哈欠。半睁开紫色的虹膜蒙着一层生理性的眼泪。他揉着眼睛一面整了整外套正了正头巾,逐渐聚焦的瞳仁正好与门口的安迷修视线相对。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对方太过坦然拿自己不当外人的反应反而房子的正主安迷修十分不适应,连作为受害者的气势都瞬间弱了几分。

    索性没等安迷修尬聊打破死寂的氛围,对方倒是先笑出了声。

    沙发上的星星头巾男睁着那双独特的紫眸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安迷修,在安迷修被瞅的十分尴尬即将暴走的时候才将将收回了视线,捞过茶几上大抵是自带的啤酒喝了一口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趣。”声音带着点刚睡醒的沙哑,内容却让安迷修有些迟疑,他确信自己有意识以来应当是从未见过这样…堪称特立独行的存在。

    绑个那么奇怪的头巾在脑袋上的怪人,是个人见过一次大概都不会忘吧。安迷修瞅着对方脑门上那颗抢眼的星星默默腹诽着。

    对方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微微侧了侧脑袋,就看见安迷修的视线直直地随着星星的漂移而转向,太过明显的试探让安迷修快速回神,直看到对方挑了挑眉眼里带了几分笑意才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侧讪讪地收回了目光。

    似乎是被安迷修的反应取悦到了。对方放下啤酒端正了一下坐姿,安迷修本以为他是要站起来解释一下为何擅闯民宅,却一下子被对方的动作吸引了目光。

    他定定地看着头巾男手中跃动的紫色电弧,感受着上面传出的熟悉的能量波动,见鬼的熟悉,安迷修暗自磨了磨牙,任谁刚刚和这玩意亲密地接触过大概都会同他一样恨得牙痒痒,毕竟被人追着劈了三天还被打脸将化形电成碳的滋味,除非喝了孟婆汤前尘尽忘以外大抵都会牢记在心间难以释怀。

    对方看着安迷修的眼神从茫然变成了了悟满意地打了个响指收起手中的电弧,从容地起身隔着客厅和他对视。

    “看来你已经认出我是谁了,不得不说,你眼神炽热地简直让我以为你要爱上我了,毕竟我帅气地令人把持不住。”

    “帅个锤子。”安迷修简直要被对方的自我感觉良好击败了,他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内心被雷劈三天的怒火简直要喷薄而出焚尽他的理智,以至于打破了他一向的沉稳小小的爆了句粗口。

    “你说对了。”谁知那头巾男只是微微愣了愣,然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补充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雷狮,原型是个锤子。”

    安迷修看着随着对方的话语具现化在他手里的黑白主色的锤子,终于是遏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和颓然,急火攻心加上被雷劈的后遗症,灵力紊乱暴动竟是双眼一黑连着神识一起气晕了过去。

    雷狮就这么看着人直挺挺地倒下去,后脑勺磕在地板上砰的一声让他不忍直视地闭了下眼,估摸着如果不是剑灵化形这人大概是要脑震荡。

    他翻手收回了锤子本体,敛去了身上灵力激荡所划的电光,席地而坐居高临下地俯视剑灵因为昏迷显得格外静谧的面容,熟悉的可以和久远的记忆重合的面容。

     “一如既往地白痴。”戳了戳剑灵化形柔软的脸颊,他这么下了断言。在身份不明还把他劈了一顿的『陌生人』面前毫无防备地昏死过去,这人果真是点滴未变甚至可能更傻了。雷狮这么想着,眉头一挑计上心来,勾起嘴角扯出一个笑容,英俊的面容端的是让人少女心爆棚,就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安迷修神识回神的时候就觉得要遭,在外人面前昏死过去估摸着都要轻则灵力大损重则元神俱灭,他苦笑着沟通自己的灵力检查着亏损,却意外地发现不止化形毫发无伤,连元神也是一样的完好无损,两把神剑萦绕着一冷一热一蓝一黄两股灵力流光溢彩一如往昔。

    什么情况?难不成这位锤子兄意外的是个好人…?安迷修踌躇地思考着,无怪他觉得如此纠结,见面就被雷劈了一脸,还被擅闯民宅,锤灵雷在他这样安分守己遵纪守法的新世纪好剑灵眼里简直就是大写加粗的不怀好意社会毒瘤。陡然让他接受这新鲜的设定,委实是无法适应良好。

    这么思考着,安迷修下意识地伸手挠了挠头发...

    ??!!!!!!!!

    湖绿色的瞳仁陡然紧缩,安迷修几乎是瞬间拔腿冲进了洗手间,直到镜子反射的光线在视网膜中成像,被突发事态惊愕到忘记了灵力的安剑灵才忍不住怒斥出声:“雷狮!!!?我的发型啊!!!!!”

     镜子中的青年一头温润的棕色短发服帖地顺着漂亮的颅骨形状自然垂下,只有前发旋出留下一撮,呆毛般冲天挺立着。

     安迷修呆滞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满心的欲哭无泪,绿瞳中的沉痛和委屈近乎要满溢出来。他刚做好的发型呀...系着那么中二的头巾,丫果然不是什么正经锤子!!!

     忍不住违背自己心中的准则小声嘀咕着表达对皮锤子的嫌弃,安迷修一面不死心地催动灵力试图拯救自己逝去的发型,奈何这飞来横锤的道行略高一筹,和主人如出一辙的温和的浅碧色灵力除了激起几道银紫色的电花,愣是对自己的头发没了办法。

    安迷修叹了口气无奈地宣告了放弃,打开水龙头就着冷水拍了拍脸好让自己冷静下来,待到镜中除了发型又是往日那个积极向上的四好剑灵,才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洗手间的拉门。

    导致他近期惨况的罪魁祸首正窝在他家的沙发里悠闲地换着台享受人类无聊的乐趣,看到他出来甚至举了举爪子打了个招呼,一派的适应良好,完全没拿自己当外人。

    安迷修见状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被雷劈过的后遗症让他生理心理上暂时对这锤子产生了双重的阴影,甚至连感知中显示出那一团耀眼张扬的紫色灵力都觉得皮肤表面仿佛有电流在跳动一般刺激。

    奈何事情并不会因为沉默而有所改变,安迷修只得硬着头皮试图打破僵局。他清了清嗓子,对着那双看过来的紫色眼睛只觉得准备好的言辞瞬间都化为飞灰,点滴都无法再忆起,在那份莫名地熟悉的感召下,脑中一片空白的安迷修最后只是轻声问出了口。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在他对面,锤灵的笑意陡然僵硬在眼底。

——安生艰难·明明没做什么坏事儿为何被雷追着劈?!·END

☆因为直接在文前交代不太好,梗来自于我专安说还是别的雷狮好(在我日常弧他之后),三十老师给我支招说你可以摇身一变变雷公啊。我一琢磨,这个好啊!于是痛快地扔下点文撸了新坑。
☆如文中所见,本篇是锤子成精(bushi)雷x剑灵安
☆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个pa要写多长所以就一篇一篇写好啦,有后续的话会加到这篇底下的!
☆其实我已经脑好了前世今生但是我写不动啊啊啊啊
☆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ノ♪

   

评论
热度(88)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