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凯柠】心音分裂/splitting of heart sounds

★cp凯柠,角色死亡有
★第一人称叙述,安莉洁视角
★梗源空间:(已拿到授权)
『我通过手术换了一颗心脏。
但是,从出院的那一天起,但凡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就会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设定阐述:
采用了安莉洁旧设『不想做圣女』的设定。
安莉洁先天性心脏功能不健全,设定内,至少本篇表达中的现行时间线里没有『凹凸大赛』。
★本文说明见结尾后记。

☆预告

   我不知道我为何仍存在着。

『圣女大人最近愈发地安分了呀。』

   也不知道我当如何背负这必然的使命。

『身体数值恢复正常,精神状态检测中...』

   甚至不知道,此刻,我的心跳在为谁奏响。

『适配状态良好,心脏移植手术成功。』

   但我知道,有什么事情在悄然改变。
.
   “...你是谁?”

☆正文•心音分裂/splitting of heart sounds

  ▲

    我醒来的时候,睁眼是一片混浊的,混杂着黑点的惨白色,耳边是渐嘈杂的,同样混浊的人声。

    我无意去理睬耳边那些混乱,只用着自己这双慢慢聚焦的眼,死死地盯着眼前渐清晰的白。直到意识,理智同久违的身体机能一起复苏,回还到我大抵空虚无物又沉重无比的躯壳,记忆才挪移着脚步,自我的颅脑中亮相。

    这是医院雪的天花板,被白炽灯的亮光晃的有些失真。

    这是我忐忑不安的族人,他们的圣女,即使这并非我本意,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却幸运地手术成功再次醒来。

    但我并不为此感到如何的激动,哪怕再度睁开眼时心底不容否认地翻涌着一丝窃喜。

  ▲

    他们说我的恢复速度简直是个奇迹,那些人,我的主治医师,我的护工,和更多的,我的族人。

    即使不用思考我也知道他们私底下在流传着什么。无非是什么『圣女大人果然不同凡响』,『历经死劫,圣女定能赐予部族庇佑』,『神迹降临』...诸如此类的废话。

    所谓神迹,不过是一次成功的手术,一场人命的交易罢了。

    这样想着,我勾出了一个陌生的弧度,那大概是个表达嘲讽的冷笑吧?我有些不确定。

    我很快收起了那个冷笑,面无表情,甚至是面若冰霜,这才是更加符合族人心目中冰之圣女形象的表现。

    而我早已习惯。

  ▲

    也许是曾经离死亡如此接近的原因,我再不像过去一般,为了逃避圣女的责任不惜任何代价。甚至于,对这曾将我牢牢束缚甚至于几斤扼断了我的呼吸的『神赐的使命』,我出乎意料的接受良好。

    没有不满,没有逃避,没有思虑。

    我所要的做的只是安分地做一个象征罢了。

    正如他们所需要的。

    收起不经意间外放的元力,水分子在极寒的牵引下化为细小的冰晶,形状竟然意外的像一枚小小的、五棱角的星星。

    我把它小心地拾起,放在掌心,直到它在皮肤的温暖下化成一小滩透明的水,连我的样子都再映不出来。

  ▲

    在不需要被族人追捧的时候,我常一个人静坐在圣地,在同“冰之圣女”最相配的、冰雪覆盖的绝地里放空思想,只有在这片冰寒刺骨的雪原,这片禁锢着我坐稳神坛的冻土,我才得以有一丝的,霜雪带来的安宁。

    圣地的不容侵犯扼杀了一切生命的可能。

    这片土地上仅有我一个活物,也只能有我一个活物。

    然后我放空了我的五感。

    任由感官以自身为基点四散搜寻。

    我“看”到了无垠的冻土,浅青的天幕,雪白的云絮。

    圣地太过静谧的空气在近地处几无微风,更无寒风凛冽的狂响。

    在这边冻土,我阖上眼帘,也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咚——』
   『扑通——扑通——』

    我睁大了双眼。

    那是两种隐约和鸣的旋律。

  ▲

  『splitting of heart sounds』,即『心音分裂』。

    主治医生试图用科学来向我解释这小小的异常,但我却直觉性地认为这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如果说陌生的笑意还可以用“心脏存在部分记忆细胞”来说服我。

    那么此刻又该如何解释呢?

    我用右手覆盖住自己的左胸。

    在我指掌下,透过这一层薄薄的血肉,有个脏器在疯狂作响。

    它猛烈地跳动着,欢呼这,振奋着,在我的胸腔中高唱,甚至于将堪堪愈合的伤口震得隐隐闷痛。

    我咬咬牙忍下了这阵疼痛,深吸一口气直视面前的景象,我面前,镜子中倒映的我自己做最后的确认。

    霎时,心音如雷。

  ▲

    自我的猜想被确认后,越来越多的异常在留意后呈现在我的眼前。

    先是隐约的感觉,后是零丁的碎语,直到今日。

    娇俏的少女亭亭玉立,兀自现身在我的面前。

    我看不清她的容貌。

    只能见到一个模糊的,蒙着雾一般的剪影。

    我也听不清她的声音。

    只有那隐约的含义通过不知名的原因让我得以理解。

    我应当不认识她的。

    但当那视线不容忽视地落到我身上时,心头涌起的酸楚,和更多更加复杂的,我所未曾尝试也无法理解的情感却让我几近闷痛。

    而我的眼中,为何有泪水泉涌而下?

  ▲

    分裂的心音,逆转的终结,无法逃避的宿命。

    世界曾存在过奇迹。

    奇迹将重现于世间。

    即使跨越了空间,穿越的时间,走过了轮回。

  ▲

    我看到玫粉色的碎光在物质的世界中缓缓拼凑成一个窈窕且纤细的人形。

    鸦墨的发,海蓝的瞳,冰雪的皮肤和熟悉的笑意。

    我知道,那是近日来,自我醒来后的日子里,不时挂在我唇边的弧度。

    我看到祂,或许我该称之为『她』,向我张开双臂,我猜测那大概是一个拥抱的暗示,但我已无法维持冷静的思考,我的步伐下意识地像那个身影靠拢,而意识也因此更加的混乱和支离破碎。

    耳边有两个不同的声音在轰鸣。

    在我的心室里,分裂的心音随着距离的不断缩短慢慢向一个频率靠拢,直到我站定在她面前的那刻,二重奏在此几近重合。

    我努力地拼凑起混乱成一团的思维,混乱的思考甚至不足以束缚住自身运转的元力,我能感觉到,以我为中心,极寒在绽放,冰晶在凝结,甚至连眼前人鸦色的眼睫也隐约附上了一层霜色。

    “...你是谁?”

    我这样发问,却忍不住探出手想要拂去她眉眼间的冰雪。

   『她不该被雪国吞没,因为她是那样的...哪样的?』

    我的大脑也许也被这冰雪封冻住了吧?

    我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因为我已经看到了,随着我的手指的接近,带来的只是陡然加速的霜寒。

    然后火一般的温暖摄住了我。

    比之作为圣女被供奉着的我更加纤细娇嫩的柔荑以一种不容反抗的力度握住了我的手。那温度覆盖的位置,冰雪寸寸融化,于我而言甚至仿若灼烧。

    但我没有挣脱。

    这感受太过新奇,太过温暖,以至于我竟无法放弃。

    我看着那双一眨不眨注视着我的漂亮眸子,看清那深邃的海水中几不可察的脉脉水波,最终反手握住了那份温暖。

   『雪国太过于清冷,而你温暖了霜寒。』

    分裂的心音在此合二为一。

—心音分裂/splitting of heart sounds•END—

后记:

在空间看到这个梗之后我就忍不住构思了本篇的内容。
它其实更适合被发展成一个长篇,但是我没有足够毅力和热情去创作一个更完整的长篇的故事。
只得用这样的方式,这样的短篇,写一写两位可爱的小姐姐。

大致讲一下故事情节。

安莉洁有先天性心脏功能不全,同时又自出生就拥有过人的灵力,被推选为一族的圣女。但同时强大的灵力又使本就残缺的身体超负荷运作,随着她的灵力增强渐渐成为了安莉洁的催命符。

安莉洁本身并不希望也不愿意成为一族的圣女,但是这个世界线并没有『凹凸大赛』可以让她摆脱自己的命运。

于是她决定在自己渐病重的时候坦然面对死亡,通过死亡来解脱自己,获得真正的自由。

但是她并没有死去。

心脏移植手术挽救了她岌岌可危的生命,将她从死亡的解脱中唤回。

而这颗心脏的主人就是凯莉。

凯莉在凹凸大赛后成为了『神』,游离在时间空间的界外等待着又一个轮回。

这个轮回中没有残酷的凹凸大赛,没有『星月魔女』的赫赫威名,只有『冰之圣女』的渐入死亡。

面对即将陨落的安莉洁,凯莉选择的化身人类将心脏换给安莉洁。

其实在写作过程中安莉洁应当是看到了凯莉的灵魂,最终凯莉的灵魂消散不复轮回。

但我私心希望她们能有一个好一点的结局。
这里的小柠檬和凯莉已经足够绝望啦,她们经历了整整一世轮回的等待。

所以结尾的凯莉并没有死去。

她穿越了时空的阻碍,最终来到了那一片封冻的雪原,带来了玫粉色的温暖。

叶惊禹.2017.9.17

评论(4)
热度(26)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