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吴邪38岁生日快乐(2015生贺)[已补完]

  吴邪2015年生贺

  人物属于南派三叔,这个小故事属于我

  没看沙海所以私设就当作没有沙海的平行世界吧

  不会出现明显的腐段子,cp向大概是原著向的可能会因为个人感觉有些出入

  吴邪中心叙事,短篇,不喜勿入

  祝阅读愉快,以上

  放下电话,吴邪回到柜台后的老板椅上做好,回想起刚才胖子打来的电话,不觉漏出几分笑意。

  “我说小天真啊,今个你猜是什么日子?三月五号,胖爷我得亏是翻了翻黄历,不然啊,可不就把你的生日给忘了不是?我说啊,这不知不觉的,一晃眼都2015了!我连2012啥前过去的都没发现啊,这可真是…”  电话里王胖子的大嗓门顺着老电话的话筒传出回荡在西冷印社小小的空间内把冬日的寒意也褪了几分。

  吴邪听着胖子有些絮叨的话语,时不时应上几句,回忆回忆过去的事,想起鲁王宫里闹出的乌龙,想起海底八门的生死一线,想起蛇沼鬼城里猴精猴精的野鸡脖子,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度过了青春眼瞅着迈入了中年。电话里胖子大抵也是伤感春秋,哼唱了几句去年流行的时间都去哪了,效果惨不忍睹,录下来妥妥比大悲咒都要管用,但是歌词着实有些戳心窝子,边听边想倒也让人不禁一阵唏嘘。

  他们都要老了,胖子本就更加年长,十几年的杀猪刀在他脸上刻下一道道褶子,就是拿美拍照相都遮不住了。许是年轻时斗倒的多了,沾的阴气太重,又或许是云彩给他留下的悲伤太深,虽然依旧喜欢逗乐扯皮,却也掩盖不了那早来的老态。也不知是做了什么活计,竟然连发福的身材都掉了不少肉,咋一眼看去还瞧着怪眼生的。王盟早几年就回老家娶了媳妇,没过两年就抱了个大胖小子,古董店大多时候还是被他打理着,生意依旧是一样的不温不火,吴邪给他开的工资足够三张嘴的营生,王盟也就一直干下去了,不过春节有了老婆孩子热炕头毕竟是不一样了,见吴邪点了头,年三十的前一天就收拾了东西奔向了火车站,订的票也是正月十六才回来。自打霍仙姑折在张家古楼里之后霍家底下盘口也曾以不服秀秀一个小丫头起过骚乱,不过在小花铁手段的帮衬下,有领头的几个被打折了手脚扔进了精神病院“静养”的例子,剩下的人马不敢再轻举妄动,加上秀秀本身不输于他人的手段几年下来倒也没让霍家垮台反而还有了几丝复兴的迹象。当年合作过的黑眼镜在道上依旧活跃,年前一段时间吴家接下的一笔买卖就是和他一起干的,看样子过得也依旧自在,戴着墨镜连眼角生没生皱纹都看不真切。

  十年了,很多人事物都变了,又好像维持着什么都没变的错觉。

  有时候夜深人静,吴邪放下白天面对各个盘口时刻意端起的架子默默的抽上几根中华的时候也会想些东西。想着自己当年要是没有嘴贱的答应三叔上了这条贼船,是不是就不用亲眼见着那么多人为了这些见鬼的秘密赔上性命,继续当一个不成器的古董店小老板,有从小疼他的二叔三叔,找个普普通通的女人结婚,生上一两个孩子,一辈子无忧无虑的活在别人的欺瞒里也不错不是?可惜这世上就是没有如果,蹲在门口吞吐了一晚上的尼古丁也不能让时光倒流,顶多是让他的肺早几年玩完,然后两腿一蹬也算是不用管这些烦心事的解脱方法。

  这些吞云吐雾的夜晚也有那么一两次,看着大家都刻上沧桑的脸吴邪忍不住想起蹲在长白山那扇巨大的青铜门里的张起灵。那个闷油瓶也不知到底是那辈的人了,三十年前三叔看着和他一样是青春小伙,海底的二十年后三叔瞅着像是他老爹,也不知道这要是出来是不是还是个二十来岁小年轻的皮子,曾经的铁三角站在一块看起来就是两个叔叔辈的带着大侄子出来玩也说不定。想起那种场景吴邪忍不住想要笑出声然后一不留神被没吸好的烟给呛了弓着腰咳嗽着倒明白这口气。

  也许是人到中年了就不得不服老了,吴邪觉得自己是被胖子最近那种伤感春秋的调调给传染了,也喜欢想东想西。可是想着想着总是能想到代替他在门里边蹲了十年的小哥,然后思绪跑偏,时不时冒出一两个诸如:也不知道门后面有没有吃的,这要是啥补给都没有也不用咱们八月份去开门了,估摸着早就在里面饿成干了…这样稀奇古怪的问题。

  吴邪觉着自己说到底真是挺在意这被代替了十年这回事,不然何苦费劲整来鬼玺几年如一日地琢磨着怎么把人弄出来呢?如果没这回事,那他们是过命的兄弟,是出色的铁三角,可现在这样却是他吴邪欠了张起灵了。单是那愧疚就几乎压的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谁也不知道那堵青铜门后边到底存在着个什么玩意儿,也许知道那个所谓的终极老九门老一辈都死绝了,三叔一辈人也活在终极的阴影下不得不小心设局谋求生路。但是吴邪觉得就算文锦姨,三叔他们为了摆脱尸化的命运折腾了大半辈子,对那个门后的秘密也大抵不过知其一二。没看见张家两根手指走遍天下的小哥进了那鬼地方一趟再出来,都又一次被格盘了吗?也许守上十年不会丢了性命,但是其中的凶险谁也没法预料。然后面对这么一个龙潭虎穴,过了命的哥们替你进入了,心情怎样一种复杂呢?吴邪说不出来,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觉得自己心中堵得慌,因为自己又一次欠了那个闷油瓶子的了,甚至有可能再也没办法还了这份情了。

  欠人情真的不是一件好事,如果能再选一次吴邪说什么也不会让张起灵替他进去。因为只有承了别人天大的恩情的人才知道那种无处报恩无法补偿的溢满心胸的愧疚感是怎样的重压。刚从长白山回来的两周吴邪失魂落魄的样子吓得王盟以为老板中了邪,连桃木挂饰都买了俩。不过老九门的烂摊子根本没有给吴邪更多的时间迷茫,没有三叔的压制,没有小花的帮衬,最开始接受那些盘口——这回是以他吴邪自己的名义——的时候简直艰难到了一定程度,索性上一辈还有二叔吴二白能够指点一二,在磕磕绊绊的摸索之下处理事务也渐渐的顺手了些。

  而这一忙就忙了差不多两年多,两年里吴邪也跟着过去比较忠于三叔的几个下过几次地,鲁王宫云顶天宫那样油水多而且难度大的地方毕竟是少数,所以这几次虽然也有过较为凶险的时候,折了几个伙计,但吴邪那被戏称为逢斗必引粽的体质没发作也算是万幸了,不然别说是接手盘口,十条命都不够他丢的。几次历练下来,明器收获还算可观,比那更重要是吴邪对于突发情况的处理倒是得心应手了许多。再加上胖子小花的经验交流,也渐渐的开始成长到可以引领一个团队了。

  第三年的时候吴邪开始有目的的寻找鬼玺和与[终极]有关的墓穴,企图从中发现点可用的消息。几年下来却依旧收获颇微,[终极]就好像是个没缝的蛋一样,根本找不到有价值的突破口,反倒是鬼玺,在不知撬了第几个棺材板之后再一次重见天日。

  吴邪不是没想过打开那扇青铜门,在把鬼玺从不知道是谁的棺材里捞出来之前,他也曾试过强行破门,组织了一队人马,通过地下渠道运了一批的炸药,在那堵门前炸了不知多少次,连续不断的轰炸甚至让人都有些耳鸣,可是也不知道是火药力度不足还是青铜门着实太神奇,十几斤火药下去愣是连块黑印都没留下。负责引爆的伙计是个玩了炸药十几年的行家,看到此景受了刺激差点把剩下的所有炸药一并点燃把他们一队人的小命断送在长白山的白雪下。
 
  为了避免雪崩,炸药根本没办法一次性大量使用,就是这连番的小轰炸,几个小时下来都让长白山的积雪险些咆哮起来。吴邪也明白了外力根本是行不通了,不愧为都是青铜巨器,这扇破门的灵异程度根本就不下于秦岭那个不科学的青铜树!虽然他作为一个半唯物主义知识青年的坚持早在第一次遇见粽子时就碎的差不多了…

  第六年拿到鬼玺后,吴邪又一次登上了长白山,手里握着开门的关键哪怕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也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提前打开那扇大门,毕竟在里面多待一天,张起灵遇难的可能性就更大一分不是?可是任凭他把鬼玺上上下下反反复复用尽各种姿势来开门,青铜门照旧没有一点反应。吴邪照着青铜门就踹了一脚,隔着雪地靴的脚依旧疼的肝颤,他这才猛然醒悟自己刚才这举动看起来有多幼稚,收拾了行囊带队打道回府。能试的法子他都已经尝试了,也算是尽过了人事,接下来也就唯有听天命这一途可走了。

  就这样,2012闹的沸沸扬扬的时候他正忙着处理一个盘口可能的叛乱,忙里抽闲看着各种言论对于世界末日的猜测也不过是点了根烟,玩笑般的想想世界都末日了看来青铜门里蹲着的那人合计是等不到出来的那天了。然后不知不觉间,十年就这么过去了,而那个单方面强制性的十年之约也终于是要能到到期的那一天了。

  吴邪不知道等到了八月份他到底能不能打开那扇比蚌壳还难撬的大门,更没法预料门后面的张起灵究竟是否还活着。但是他别无它法,这是最后可能的希望,是张起灵回来的可能,也是他从这十年如一日的愧疚的煎熬中解脱的方法。人他已经找好了,胖子知道这是要重组当年的铁三角,自行请命要来。黑眼镜也不知和张家小哥到底什么交情,也打算来凑个热闹。霍秀秀一个女娃到底是没法跟他们的体力相比,打算留下看着局势,同时替小花和吴邪照看解家和吴家旗下的盘口。再加上这些年一手带出来的两三个伙计,这样,长白山特派小队的人马也算是齐全了…

  静静地吐出手中燃尽的香烟贡献的最后一口尼古丁,吴邪想了想还是起身打算给自己煮碗汤圆解解馋,说来也巧,他今年的生日竟是正赶上了正月十五节日。虽然成年后已经久未庆生,此刻蛋糕店也大多都关门了,但还是不妨碍他难得犒劳自己一回不是?就着远方不知是哪户人家顶风作案放的烟花的爆鸣声,吴邪慢慢的晃进了厨房。

  此时,距离立秋还有185天。

后记

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对盗笔下手的,结果看见小三爷的生贺活动一个手贱就…
不知不觉就写成了意识流的感觉,怎么说呢…大概就是把我心中那些人可能的展开记录下来吧,全篇说实话没什么亮点,毕竟只是一篇短小的还分了好几次才写完的生贺,但是个人觉得这种比较平淡的记录方式也许才更适合这些经由三叔之手让我们得以窥见其人生一二的人们。
人生毕竟不会是小说,也不可能总会有那么多的离奇事件吧,所以提笔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顺其自然的展开吧,因为潜意识里觉得他们的前半生已经经历了足够多的苦难与迷局,所以希望他们的后半生也许依旧身处局中,但是没了那些刻意的设局多少也能顺遂一些。

沙海没有去看,就连藏海花连载的部分也没有看完,所以我对他们的印象大抵还是停留在了盗墓笔记正篇的第八部完结的时候,记忆因为时间的推移多少有些模糊,而且这些年看的同人多了多少会有些偏差,请见谅。

整篇下来每一次更新都是在我很困倦的时候,包括这个后记都多少有些词不达意,但是还望海涵,就当是体谅一个理科生也好,请多多包容。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但是历时一星期总算是写完了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对于能看完我的唠叨的屏幕另一边的您,表示衷心的感谢。

以上

叶惊禹2015.3.12

 

 

 

 

 

评论
热度(1)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