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毒唐毒]一个故事·上篇

小炮萝是大唐萌出产的优质小萝莉,高束脑侧的单马尾,深蓝色的唐萌制服,整个人都精致可爱的像个娃娃。

作为一个萌萌哒的小萝莉,有时候不只能吸引怪蜀黍,还能吸引另一只小萝莉。

小毒萝产自苗疆大五仙教,刚刚好就是那么一只被小炮萝吸引的另一只小萝莉。小毒萝第一次见到小炮萝的时候,是乌蒙贵等人拉扯着一队人马趁着新任教主曲云大人刚上任闹独立的时候。

五仙教多年来独守苗疆,近乎与世隔绝,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再加上南疆危机四伏,而蛊术神秘莫测为人所惧,因而五仙教为中原人所惧怕,所憎恶,明明没多大接触,却被扭曲成五毒教。凶名堪比他们的邻居大唐家堡。

乌蒙贵闹独立的时候,将隔壁的大唐萌的大小姐掳走制成了毒人,唐萌的人来五仙教讨说法,小炮萝就在其中。

小炮萝第一次离开唐家堡,平日里都是在撸木桩和喂熊猫中度过的,听闻了这次行动自告奋勇的也想去五仙教讨个说法。

小炮萝是个单修的田螺,虽然年纪尚小,但在机关上极具天赋,天罗诡道的心法虽然因为年龄限制尚未到达炉火纯清的地步,但是平日里英雄等级唐门密室的试炼也是妥妥的稳过,甚至花了一个月的功夫刷零件拼凑出一直机关小猪用以保证战力续航。

小毒萝看到小炮萝的时候,她就正抱着机关小猪坐在五仙教的一块岩石上。如茵的绿草中,一袭蓝衣的小女童微微歪头,单马尾顺着动作倾斜垂下,左半边的脸颊上覆着一块白底蓝文的鬼面具,面具外的一只眼眸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陌生的景象。

小毒萝看着小炮萝茫然的小眼神,莫名觉得心中一动,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连带着身子也微不可察地动了动。还未待得小毒萝弄清楚自己是什么情况,就见小炮萝的眼神骤然一凛,手下微微一动,一支飞镖便裹携着劲气,带着破空的爆鸣扑面而来。

眼看着飞镖将至眼前,小毒萝右手自腰后一抹,一柄造型独特的虫笛已经抵在唇边,右手一翻,丢出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随后便是虫笛发出的一声短促尖利的音节,那巴掌大的东西体型雯时暴涨,恰好立在毒萝身前,挡住了那只飞镖,正是五仙教特有的蛊术之一——玉蟾引。

小毒萝看着面前的呱太暗暗松了口气,还没等她从玉蟾身后走出来和蓝衣的小萝莉解释,就听见咔嚓一声机关固定的脆响,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牢牢锁定在她身上的气机,小毒萝登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一个搞不好就要交代在对面那个漂亮的小萝莉手里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啊,师兄你不是说隔壁大唐萌的很好拐的吗!QAQ哪里好拐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她的名字呢就要挂掉了啊嘤!

心里欲哭无泪地将一生放荡不羁坑师妹的师兄骂了一遍又一遍,小毒萝也不得不思考怎么解除这个误会了,为了避免隔着一个呱太[静立]到天长地久的悲剧发生,小毒萝强撑着镇定地开始了自救。

“对面的,看你脸上的面具,还有这暗器的功夫和机关的运用…你是隔壁唐家堡的人吧?”小毒萝先发制人,决定先在言语上让对方放松警惕。

却说这边的小炮萝,自飞镖出手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一击定然不能命中。她虽然因为一不小心迷了路因而有些茫然不假,但是多年来的教育让她即使是在睡眠时也能留有一定的心神留意四周,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便可第一时间做出调整进入战斗状态,可就是有如此深入骨血本能般的警戒,在那个头戴银冠的紫衣女童不知为何气息不稳外泄之前,她竟是一点感应都没有,更别提发现对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了!

此人于武学造诣定然不在她之下!心下已有定断,小炮萝飞镖刚掷出,千机匣已掌在手中,右手闪电般自暗囊掏出一枚机关装进千机匣内,手下飞快动作,千机匣瞬间变为一下端支于地面的弩箭,正是唐门天罗诡道绝学——千机变·重弩。②

小炮萝打量着面前这奇特的琥珀色蟾蜍,不同于往昔曾见过的蟾蜍那般恶心的模样,眼前这只的身形之巨大前所未见。

足有一人高的庞大身躯将那摸紫影严严实实地挡在身后不能窥见分毫。琥珀般的橘色外皮看上去异常洁净,雪白的腹部似乎不设防一般,可小炮萝分毫不敢小瞧,正是那看似柔软的腹部刚才硬扛了她五分气力的一镖却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一双硕大的眼瞳里似乎是因为被飞镖击痛了,竟仿佛有几分委屈,莫名地让小炮萝想起了自家竹林里萌萌哒的小熊猫,诡异地有点戳萌点。

——虫笛,蛊术,紫衣,银冠…果然和师兄所述不差分毫,这女孩想来就是那什么五仙教的人了。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小炮萝凝神屏气,依照着气机的感应牢牢锁定住那大蟾蜍之后的人,手中咔嚓一声,扣紧了机关的机括,等待着一击必杀的时刻。

小毒萝眼看着对面的萝莉无动于衷,就明白自己这招大抵是不奏效了,索性把话说开也好。

“我看你坐在这里也挺久了,莫不是找不到路了?”感觉到身边的气机陡然添了一分杀气,小毒萝明白,她大概是猜对了“我想你也听闻了吧?我们这南疆虽然没有你们那重重机关陷阱,却多的是奇花异草毒蛇虫蝎,稍一出差错,大抵就是万劫不复,而我,可以为你带路,意下如何?”

“我怎么能确定,你不是乌蒙贵的人?”就在小毒萝久未等到回应打算开了狂暴死磕到底的时候,小炮萝的声音第一次回应了。

“……我不知道。”良久的沉默后,紫衣的女孩如是回答到。

“我不知道如何证明自己并非天一教的叛逆者,事实上,对于外人而言,无论是五仙还是天一,不都是一样的吗?”是啊…一样的可怕,一样的凶恶,在在旁人眼中,二者是没有区别的,即使五仙教弟子未曾做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正如师兄所言,一般无二。这般沉重的思绪让紫衣的女孩原本俊俏可爱的脸上生生挂上一抹讽刺的笑意,让人不禁遍体生寒。

既然不信,自己又何必多言呢?听着对面再次想起的机括声,毒萝自腕上取下灵蛇蛊的幼体,将虫笛横在唇边,又是一声尖锐刺耳的笛音,这一次,确实讲呱太召回的指令。

毒萝本已做好了血拼的准备,却万万没想到,呱太身后等着她的,不是千机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而是将千机匣原样放置在身后的,俏生生的蓝衣女童的正脸。

“喂,还不带路?”③

明明是杀手近乎淡漠的毫无温度的音色,紫衣女童脸上薄凉的冷笑却随着话音冰雪般消融,绽开一个明媚的笑容。

小炮萝看着对面小毒萝的笑容,莫名的觉得耳朵有些发烫,在心里暗自嘟囔道:不怪师兄说苗疆人一个比一个妖孽,眼前这么一个小小只的笑起来都那么好看,长大了还得了?

“既然决定信任我了,那么就不能一直叫我喂吧?我叫阿兰卡,是五仙教弟子,主修毒经,你呢?”毒萝眼尖的看到小炮萝发红的耳尖,暗想师兄说的没错,一笑起来唐门的人反应果然很有趣。

“…唐小湾,唐门弟子,修天罗诡道。”

上篇·初遇·完

注:① 小炮萝用的是罡风镖法,毒萝是玉蟾引,小炮萝游戏换算大概80级的样子,毒萝也是差不了多少。

② 小炮萝作为一个田螺当然得有千机变咯!至于为什么起手是罡风镖法不是雷震子…我会说我昨晚忘了有雷震子了吗…

③想了想还是解释下,小炮萝不是没有警惕心,而是南疆确实危险,然后她又是头一次来,一个人瞎闯九成以上的可能会死在南疆,而信任毒萝的话最差就是死在毒萝手上,左右都是死也没什么吃亏的,若是幸运了找到了路就赚了,这样的,小孩子毕竟不会想太多哈…

于是上篇就这样完工啦撒花撒花!!!作为一个什么心理都想解释清的我真的觉得我不适合写文,可是脑洞大又喜欢开坑!真是够了orz
之后的剧情会另起中篇的,感兴趣的大家可以到时候移步哈,真的发出来的话大概会在这篇加链接?

评论
热度(11)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