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藏唐随笔(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网三纵横有这么一个二少,他装分不高,热爱pvp,每周都挣扎在日常的苦海,只为攒够金子换点卡。

二少有个好师傅,师门传统对徒弟好,二少的三个号师傅都很照顾他,久而久之,收徒弟也成为了二少的一个习惯,每次收了徒弟二少都给徒弟买包裹,买秘籍,希望自己能发扬对徒弟好的师门传统。只可惜,二少开始收的徒弟最后都半A了。

二少有个亲友,是只萌萌哒的喵萝,喵萝是个土豪pvx,从白发到乌龟一个不少,很喜欢到各个地图看风景,开了很多小号,给自己的小号包过大笛子大扇子,甚至因为害怕和别人pk为了避免被发起切磋生生把自己砸上了8300+,不过这是后话了,她的故事咱们暂且不谈。

某天二少打完当天的小攻防,恶人谷险胜,习惯性戳开喵萝的yy,喵萝在带小号,问他要不要收徒弟。二少一听来了精神,跑到扬州去围观自己未来的徒弟,两个藏剑成男面对面对视良久,小徒弟脑袋上飘起一个对话泡,师傅,你这脸真受。

二少无言的看了看小徒弟那张受脸,默默忍下了一重剑嗨死他的欲望。

之前说了二少是个阵营狗,每天在洛阳战场jjc和浩气相爱相杀。在二少人头攒的越来越多——虽然送的人头更多——的情况下,他的小徒弟出师了。

二少有些傻眼了,老实说这是他第一个出师的徒弟,还没来的及准备出师礼物呢。

于是二少点小徒弟组队,飞到了成都,队里加上二少一共五个人,毒萝问小徒弟二少是谁,二少回答他是小二少他师傅。

二少其实没怎么管过小徒弟,一开始只是因为这是喵萝介绍的才收了徒。作为一个阵营狗,二少问小徒弟来恶人不,小徒弟说他要去浩气。

队里的毒萝是小二少的大师傅,是个8200+的浩气,小萝莉的师傅花哥是个浩气花间8400+,还有个浩气炮哥还没上八千,二千这时候才8300+,半开玩笑的加了队里三个人仇杀,说了句虽然现在打不过,但总有一天能打过你们的。

小毒萝很委屈的说,徒弟是她费心带大的,一个一个本刷过来的。

二少看着队聊里小毒萝嘤嘤嘤的控诉,觉得更好玩了。

这时候,队里的炮哥密聊过来,大致意思是小二少入什么阵营是他的自由,让二少别怨小二少之类的。二少觉得这个炮哥挺好玩,他没加小二少的仇杀,那时候他还只是在一个中恶小帮会呆着,没有很强的阵营观念,只是觉得仇杀很有意思才手贱的点了。所以退队后他也理所应当的把几个人忘了。

直到某天攻防前置顺手和几个恶人把冰魄点的花哥杀了才想起这码子事,然后又抛在脑后。

说了这么多其实正剧才开始。

大家都知道剑三每个节日都有各种坑爹的节日任务,万年不变的砸罐子和打年兽就在其中。

这是春节任务中的一个中午,二少因为前段时间浪过头了本子被没收只能靠着一步一卡的台式勉强度日。

这天二少神行到扬州茶馆点打罐子,伴随着漫长的五分钟读条时间,好不容易一身秦风同模军装的二少加载了出来却发现血条已经清空,二少没多想。毕竟以这种酸爽的卡屏想报复也没辙。

他这边刚原地复活打坐回血,那边一个密聊戳了过来。

浩气炮:真是抱歉啊,刚才一个顺手就把你杀了啊

恶人叽:哦,我还在纳闷怎么加载出来视野就灰了

浩气炮:没办法啊看见了紫名就顺手了,真是对不起了

恶人叽:嗯

浩气炮:不过你也算报仇了,杀了你以后我被隐元武卫杀了

恶人叽:哦

炮哥又说了些什么,二少没留意,二少能看出来炮哥字里行间满满的火药味,但是阵营铁责,红名都是怪,自己加了人家仇杀,虽说现在是因为太卡没有还手之力,但也只能算自己技不如人,没什么好抱怨的,更遑论被玩家杀一次耐久百分之一,npc杀一次耐久十分之一,算了算还是他赚了,于是二少心情愉悦的去砸罐子了顺手砸出了一只黑脸羊。

之前提到过,春节任务还有打年兽,年兽的刷新地点在成都主城外的一个地方,可以向npc赵沫领取两种火雷,一种直接作用于年兽,一种可以将附近玩家炸飞。所以打年兽不仅得提防年兽,更得小心身旁的战友发难,最后变成了打年兽也要组浩气恶人中立团,还要找好奶妈才能安心输出。

由于年兽躯干已经炒到天价,所以二少也经常来凑热闹捡零件。然后喜闻乐见的,二少眼尖的看到了人群中浩气炮脑袋上醒目的紫名。

虽然早就料到这个作死炮定然不会放过这个坑他的好机会,可在第n次被送上天就剩三万血的时候二少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忧伤,手下迅速开了泉凝月云栖松回血,一个玉泉鱼跃加四层蹑云逐月蹿出三十尺开外可算是保住了自己的人头。

坐满了血条,二少跑到成都门口去交任务,然后继续喜闻乐见的,被炮哥击杀了。

随之而来的是炮哥的密聊:

浩气炮:又杀了你一次啊

恶人叽:嗯,看见了

浩气炮:你怎么没还手?

恶人叽:卡

浩气炮:我进大塘监狱了,你也不亏

恶人叽:主城杀人涨杀气值=_=你不知道?

浩气炮:…才知道

二少默默给作死的浩气炮点个蜡,他知道这个逗比炮大概是想来嘲笑他被他击杀的,问题是杀他两次和蹲一次小黑屋相比…怎么想都感觉这瓜娃子都进去了,着实没啥可炫耀的啊…

反复琢磨又琢磨,二少问了浩气炮一句:没有亲友和你一起玩吗?

浩气炮:…没有

果然…逗比炮的性格通过几次接触二少也了解了个大概,逗比炮不是什么讨喜的性格,说话方式多少有些咄咄逼人的感觉,想想第一次密聊,二少加了句,还有点较真和啰嗦,这样的性格说实话在这个虚拟的世界着实难交到朋友,不然也不至于挑衅他这个仇人了。

恶人叽:找几个亲友一起玩吧,一个人的游戏多少太寂寞

刚发出去没多久,二少就有一次因为太卡,黑屏了,卡成这个样子二少也没打算重启,转身回去睡觉了。

再之后,课业越来越繁重,迫不得已从即使卡到蛋疼也要坚持帮战打到半夜的状态半A了游戏。

仅有的几次上线也不知是错过了,还是A了,再也没在这一方江湖,见到那个蠢进大唐监狱的浩气炮哥。

写这个是为了纪念那个浩气炮的,浩气炮的主人应该是个妹子,说实话,性格不是很讨喜,但是蠢的有点萌,知道他蠢进监狱的时候我把话复述给小徒弟,俩人一起笑了半天。具体她说了什么我其实记不太清了,但是事情发展应该没错。记性越来越差,身边A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个江湖就是个人走茶凉,然后新人纷攘而至的地方,有些人断了联系可能就此生不见了,现在阵营间的破事越来越多,浩气恶人天天对掐,还各种内战,佐轮去念破了,二莫也半A了,面对浩气,恶人心又散了,北府回归还不直前路,所以这样一个蠢炮就想着趁着还记得写下来吧,写给自己的,纯叙事罢了

评论(11)
热度(2)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