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aph同人】恶魔米英——未命名【已补完,待修改】

  最近地狱的恶魔们普遍过得很是胆颤心惊,因为他们年轻而强大的主人最近莫名的陷入了情绪低谷期。甚至于在他顺手干掉了三个高等恶魔之后,这种恐慌达到了顶峰。

  阿尔弗雷德感到很奇怪,自从成为了地狱之主以来——或许是更久之前——便一直如影随形的一道目光近些天来好像凭空消失了。
 
  虽然不能说是不开心啦,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自己身边无时无刻都能隐约的感觉到他人热切的眼神的,那甚至包括了沐浴和调/情!天晓得他是用了多大的耐心来平息那种想要把人揪出来揍一顿的怒火,虽然更大的原因是他根本找不到目光的主人——这个如影随形的噩梦出人意料的强大,以至于身为魔王的阿尔弗雷德也难以寻觅。

  自从墮天以来有多久了呢?年幼时身处于天界的记忆本就谈不上有多明朗,而墮天时,伴随着从身体内部传来的阵阵撕裂般的剧痛以及地狱业火无情的灼烧,那些破碎的记忆就更别提能留下多少——仅剩的些许片段也大都是残缺而混乱的。大概是自己在地狱第一次睁开已经由曾经被评价为清亮的仿佛容纳星光的天蓝——虽然他并不能清晰的忆起是什么人说出的这句话——变为更加剔透却不再含有分毫情感的冰蓝色瞳孔开始,就能够感觉到那目光的主人的存在,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不下百年。

  也正是因此,充分明白对方的执着的阿尔弗雷德才会在难得迎回自由的狂喜中感到几分不可置信,他很难想象是发生了什么导致对方终于放弃了监/视——或许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那种行为——自己。

  同时,在地狱庆祝魔王阿尔弗雷德的百年典礼时意外来访的天界大天使长——伊万·布拉金斯基意味不明的话语,也是让他日渐烦躁的主要原因。

  魔王至今还能清晰的忆起当天的情形,大天使长的脸上始终挂着那一如既往的该死的笑容,看到就让他莫名的烦躁。随后,伊万用他那同样该死的软绵绵的近乎于童音的声线状似天真地吐出尖锐的话语:“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阿尔君~一别多年,倒是没想到当年备受排挤的孩子居然也能走到魔王的位置呢~还说阿尔君果然是和地狱臭味相投吗?啊哈~”末尾甚至还俏皮的带了句笑声。

  可是阿尔弗雷德只感觉满心的厌恶,也许是出自如今身为恶魔对于天使本能的反感,他只觉得伊万的存在就让他的脑海叫嚣着毁灭,更遑论他的话让他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某些糟糕的东西——他在天界那谈不上美好的过去。

  阿尔弗雷德在天界是个不受宠的孩子,即使他拥有耀眼而璀璨的金发,仿佛容纳了天空的眼眸,和满溢着光明的笑容,好像一切都被父神祝福的容貌,但是这些都无法掩盖他那同样天生的残缺——身为一个天使却不曾拥有双翼。

尽管并不是年幼的阿尔弗雷德自身的过错,但在天使们看来,没有翅膀仿佛本身就是一种罪过,更何况天界从来不缺少可爱的孩子。于是,在阿尔少有的幼年的记忆碎片中,天使们鄙视厌弃的眼神,饱含着诅咒的话语,充斥着近乎每一分回忆。

也正因如此,在伊万语毕的下一刻,阿尔弗雷德便感觉心中的怒火骤然升高到了无法压抑的地步,几乎让他的拳头直接砸在那张在他眼中分外可憎的脸上。

大抵是看出了年轻的魔王已经濒临理智崩溃的底线,伊万放弃了继续挑衅对方的打算:“只是这样就已经愤怒到失去理智了吗?阿尔弗雷德君~那么露西亚也就只能告辞了呢~”随后,似是无意间的问候,大天使长留下了意味深长的问句:“说起来,倒是很久没有见到亚瑟君了呢,不去找找他么?毕竟,你们在天界…啊,不多说了,那么再见啦,阿尔君~”

[【亚瑟】…吗?]魔王在心中默念着这个陌生的名字,心底却莫名地涌上了一阵久违的,让他眼角泛酸几近流泪的温暖。这让他不可遏制地升起了想要了解这个名字的主人的想法。作为一个魔界出名的行动派,阿尔弗雷德甚至于运用了空间瞬移的方式来到了图书馆,并且最终在一本魔界少有的,描述天界的典籍中找到了线索。

“亚瑟·柯克兰,天决界柯克兰一族千年来最杰出的魔法师,于少年时期便以过人的才干胜任了天界大天使之一,与同为大天使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私交甚笃,后于天界匿迹,有传言说其已经堕天,但是否属实至今未知。”记载着这段历史的书页上还附着一张图片,尽管书页加持着魔法,但是岁月的流逝仍然让脆弱的纸张泛黄,使得内容模糊而难明,但天使那金色的短发,翠绿的眼瞳和那对宽度惊人的粗眉毛任然能依稀辨别。阿尔弗雷德以为自己看着那对可笑的眉毛会要笑出声来,可出乎他的意料,他的心理更多的充斥着的是对于这个陌生人进一步了解的迫切,和某种难以言喻的复杂的情感。他感觉这简直要不像是他自己了,那个震慑着魔界的魔王,什么时候曾为一个人如此失态呢?(抛去那个偷窥狂)他甚至猜想着是否在不经意间中了那个大天使长的诅咒。

年轻的魔王开始着手对于【亚瑟】的探究,结果却难以让人满意,柯克兰家族自亚瑟失踪后便举族归隐,而他本人的交际圈更是小的可怜,除去已经升任为天使长的弗朗西斯以外,竟然是几乎没有谈得上亲近的存在?!阿尔弗雷徳暴躁的抓了抓自己的黑发,很明显,若想要对【亚瑟】继续了解下去,【弗朗西斯】无疑是最好的突破点,而这也意味着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前往天界,该死的有着那个讨厌鬼的天界。

他难得深思熟虑了一番,心中对于【亚瑟】的好奇暂时压下了对于天界的厌恶,他直觉这个天使与他失落的过去有关。也许是魔界生活终究过于无趣,难得有了探寻的欲望让他不想放手而企图籍此获得暂时的愉悦,他收敛了暗黑的魔力,凭借通过灰色渠道获得的道具悄悄的潜入天界。

当他站在弗朗西斯面前时,金发蓝眸的天使似是早有预料,除去最初的些许错谔便只是审视一番后交给他一个钥匙。

【你所想要知道的一切都在这里,也许他并不愿意你知道,但是他必然也不应该被你永远忘记,去这里找他吧,那存放着他的一切。】

金发天使的话语回响在耳边,阿尔弗雷徳清楚的记着他眼中沉淀的悲伤同时混杂着解脱缅怀和其他的什么东西。他难以理解这样复杂情感,将它们抛之脑后寻着指引来到了钥匙能够开启的屋子。

那是相当简陋的屋子,因为主人残存的魔力使这里勉强维持着大致的模样。用钥匙打开门后,入眼的便是简单的家具。出乎意料的,这里似乎是曾生活着一个孩子,摆设中不难发现的童趣物件佐证着这个事实。而所有物品中最为吸引人眼球的大概也就是那个被各种本册填满的书架。

阿尔弗雷徳在靠近书架的时候便感觉到了极强力的法阵的气息,真正称得上禁术的法阵是堪称【真理】实体化的存在,在布置时已经换取了足够的代价,因而在施术着亡故后依然拥有超然的力量。但是预想中的攻击却没有到来,阿尔弗雷徳的警惕与防御全然无用,似乎是辨识了他的灵魂存在一般,法阵完全不设防的对他敞开。

[倒是剩了不少力气。]他无甚感触,径自从书架中抽出一本开始阅读。

——————我是亚瑟日记的分割线,日记将另起新篇】

[滴答——]

黑发的魔王怔愣的看着手中的日记,恶魔冰冷的泪水将泛黄的书页上堪称赏心悦目的花体字微微晕染。随后,右手上时期十分接近的单页自边角开始微微焦灼,随后被蹿起的火焰焚烧殆尽。

阿尔弗雷德本能的伸出双手,似乎是想要藉此挽留什么一般,捕捉着空气中残存的灰烬,连日记掉落也无意拾起。

灰烬在窗口斜射的阳光中飞舞,像是那个人一般,温暖,耀眼,最终却什么也不曾剩下,什么都无从挽回。

……

[你听说了吗?]
[魔王有一个很喜欢的人哦!]
[那个人可是陪着魔王大人一起堕天了呢!]
[对啊对吧,你也觉得很不错吧?]
[你问为什么一直没有看见他?]
[很简单哦!]
[因为啊……]

【他已经死了。】

不行了我写不下去了我需要找找感觉,本来这篇的梗是打算写亚瑟视觉了结果动手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谢了阿尔的中心:-(顺便一提这文be算是…而且嘛…算了更多的话等着后记说吧我就不剧透了:-(

接了一段…我想先写亚瑟的日记啊,本来就打算写亚瑟的啊,为什么开的是阿尔呢?还是很费解啊…

后记:
拖了不知道多久的文,而且堪称烂尾了,其实这个文本来是悲剧式结尾的,但是因为越写越跑题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了,《亚瑟日记以及遗言》将会作为独立篇章来创作吧,同时因为十分的不甘心来大致讲解一下本来的设定。

一如本篇叙述的那样,身为天使长的亚瑟某天和年幼的残缺天使阿尔弗雷德相遇了,并且有看护他长大,但是……姑且算是新加入的忽然想到的设定,阿尔弗雷德的同胞兄长马修威廉姆斯因为意外身亡而阿尔弗雷德被指认为凶手,在绝望与不甘的情况下选择了堕天,而亚瑟因为放心不下阿尔所以同样选择了堕天,但是亚瑟本身作为光明天使的强大却使得他与黑暗的力量不兼容,所以一天一天的衰弱下去,因为亚瑟的执念便是阿尔,同时也因为不想让失忆的阿尔弗雷德看到自己堕天后的模样(因为是强大的光明天使,亚瑟堕天后无论是身体的外部例如羽翼凋零容貌腐蚀还是力量流逝都使得他很狼狈,身为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自然不想让别人看见的),所以就演变成了阿尔感受到的痴汉的模式。

在原本的构想中,阿尔弗雷德应该是完全性质的冷心冷清,也就是说,在得知真相后,对于亚瑟完全无感,这样的状态的悲剧模式。

【嘁。】黑发的魔王将手中的单页随意的丢弃,任由对方自燃的火星点燃了小屋中存放的日记,神情淡漠地跨出了房门。
最初也只是源于对地狱无聊生活的厌弃而想要做些什么打破死水一般的日常,谜底揭开后自然也顺理成章的失去了全部的兴趣。
【亚瑟·柯克兰?】魔王最后一次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随后漫不经心的下了定义【姑且还算是帮忙打发了些时间吧~】然后,干脆的将这个名字从自己的脑内删除,继续回归地狱无聊而永恒的日常。

以上大概就是原本设定的情况。
本来是打算以亚瑟死亡前作为视角来写,但是正如同开篇就奇怪了一样,结局也顺理成章的改变了。

弗朗西斯在这里的设定姑且是对亚瑟存在着看着自己一手看大的孩子的家长心理,和一些惋惜以及虽然稀少但也确实存在的一点点的爱意。作为亚瑟相对而言最信任,同时也是清楚知道一切的人,亚瑟选择把钥匙交给他。同时他本身对于二人之间的事是处于一种不赞同但是没办法阻止的立场,因为无法挽救亚瑟注定的死亡,所以便同意了亚瑟最后的心愿负责吧日记的交给阿尔。

伊万在这里纯粹是打酱油的,除了那句台词完全没有给他任何隐藏设定。中心就只有金三角而已。

姑且先把坑填上,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打算找时间把结尾以及亚瑟部分进行完善。

以上
叶惊禹2016.2.25,02:34

评论
热度(40)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