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大概是个二少的故事吧【2】(完)

二少已经八十多级了,在和亲友喵萝以及五十多级路边拉来的花哥打了几乎所有80级以下小副本的情况下,终于熬到了80级……过程中必须提到给他们留下了永久性心理阴影的和尚家的英雄副本凌霄峰。
天知道一只奶花奶一只脆皮藏剑和喵萝有多困难……二少全程副业当T,一边翻着攻略一边和喵萝语音被佛像打到欲仙欲死…… 然后,八十级的二少,就在一如既往的茫然状态中猝不及防的进入了那个地图——洛阳·战乱。

怎么形容第一感觉呢? 暗沉的天空隐约可以窥见仿佛被战火和鲜血沾染的赤色。
曾经的花红柳绿尽皆不复,火焰永不止息地炽烤着染满鲜血的土地。
枯黄的草丛,干瘪断裂的树枝中,战士残缺的肢体依稀可见。
耳边传来隐隐约约的哀泣,女人的哭声哀怨而绝望,人工的配音本不算煽情,但搭配上眼前震撼的场面却蓦然让人胸口隐隐胀痛。
二少没选择一贯的大轻功,也许是还未曾从惊愕中回神,他只是慢慢的走在这片显而易见的,写满了战乱的土地上。
他看见了一贯印象是惹人厌恶的神策军官宁死不屈被狼牙兵利落地砍下头颅,游戏中看不到本应喷溅而出的鲜血 ,但他却觉得眼前被蒙上了一层无法洗刷的血色。
他看到那个少女委身于狼牙军官,为了复仇不惜一切,却被年迈的母亲误解,不治身亡,那母亲悲痛的哀嚎即使走出几十尺依旧无法忽视。
他看到天策府曾经英姿飒爽的女将军狼狈地逃亡,看见天策的将士们谨慎地埋伏于草丛,猜测着他们望向洛阳的眼中是不是有彻骨的悲恸。
他只觉得他的心中随着所见而燃烧起无法遏制的烈焰,咆哮着想要将这残忍的世界燃烧殆尽。

他只是一个玩家,终究只是一个玩家。

他能做什么呢?

他不能在一切开始之前阻止这场战乱,因为他们只是游戏中的角色。
他不能参加军队保家卫国,因为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游戏。
他不能行侠仗义血战沙场,因为根本没有能够有所改变的战场给他施展。
他只能茫然恍惚地游走在沾满了血与火的大地,发狠又徒劳地敲打着键盘,一遍又一遍地杀死不断更新的狼牙兵。
他清楚地知道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用处,除了能够给他满溢着愤恨的心灵些许无用的安慰。

他总是这样。

一如初到马嵬驿,见证杨玉环从容赴死时那无瑕地美丽时油然而生地敬意和想要一重剑拍死唐皇的恨意。

一如在攻防地图,阵营战场,永远作为冲杀的风车团时,一面切换着重剑冲进敌营不求生还,一面在心里呐喊着自在逍遥(疯来吴山!)

一如在副本中误杀了那位大厨,明知无用还是在遍地未刷新的尸体中沉默地悔过,并且再不曾施以杀招
一如每每回到藏剑山庄时,看着护卫的通报时心中汹涌的归家般地惬意。

一如在天泽楼的看台,和同门打坐,看着频道里的嬉闹,以及沉静地只要存在便能为藏剑弟子施以庇佑的大庄主。

一如初拜入藏剑时,一字一句地默念藏剑的誓词,第一次对门派产生了难言地归属感。

一如,一切最初的最初,在尚且平和的稻香村中,如婴孩般蹒跚地开始。

他如此痴迷于这个世界,这个游戏,这个大唐。妄求在这个风云暗涌地虚幻中寻找真实。

他已经离开这个江湖一年又半,但总是相信终有回归的一刻。

也许一年后的某一天,他仍然可以行走在那瑰丽的世界的某个角落,至少是在那里,可以心无旁骛地嬉笑怒骂,快意人生。

后记:
很仓促地写完了这篇,已经A了一年半了,但是剑三给我的感动,激情,以及各种难忘的人事物却总是萦绕在心间。
无疑,我真的很喜欢这片土地,喜欢他上面那一段故事,每一个人生。
我记得那痴等着丈夫的妇人,在看到丈夫变成尸人前句句绝笔的绝望。
也记得沙漠中那三个有趣的大师既视感十足的言论。
我记得每一次阵营攻防的激动,下午六点到家就开始排地图,从六点打到十点。
也记得世界boss和浩气互掐,自长安地牢打到长安西市再到东市的惨烈。
还有那只江湖不见的浩气炮。
那群守在一线天山下期待着和恶人友好玩耍的不靠谱浩气们。
那个世界太过鲜明,美好,让我可以随心而为,不必考虑世俗烦扰。
我想等我毕业必然还会回去,还想要体验那份感动,和藏剑那君子如风的淡然。

之前打的结局没有保存上,重新构思的却总有词不达意的无力。只是对于剑三旅程的总结吧,了却一段过去,留下一个故事。

评论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