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短打•白雪

我醒过来,走出房门。
看着老宅的仆人们为了新春忙前忙后。
雪已经停了。只剩下白色的雪花将天地装点,庭院里,长廊外,房檐上,入眼皆是。将红色漆木的长廊变了模样。
我看到有小孩子在追逐嬉戏,穿着夹袄,样式可爱,模样喜人。两三个小小的团子在雪地上滚成团。那些大概是族中的堂弟妹们,大人在忙碌,他们便得闲。
白雪也是这些孩子中的一个。
小小的女童粉琢玉嫩,眸光清亮,头上梳两个可爱的发髻,额前有微碎但大抵整齐的刘海半遮着额头。
她一袭淡粉色的衣袄,袄边是白色的绒毛,看上去娇俏可爱。
她见我出来眼神一亮,扬起甜甜的笑容,唤着和她去厅堂。
我牵着她小小的手,与她一同穿行过长廊,雪后微寒打在脸上,但却还不算太硬。
厅堂里已经到了几个同族的孩子,俱是盘坐在毯上,要么嬉戏,要么发呆,只有一个成人,大抵是负责照顾这些孩子的差事不甚喜欢,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只在孩子们嬉戏过头是出声喝止。
白雪拉着我找了个空地坐下。我打量着厅堂的摆设,不全很大的毯面,坐着些孩子稍显拥挤。大概是四角的小地方,毯面外事一圈茶桌椅子和盆栽,将这方寸的地方和其他区域半隔绝。
我很快有些看腻了,正在走神的时候,白雪轻轻拉了拉我肘部的衣袖。她轻声说着:姐姐,快看。并指了指斜上方的顶檐。
这是一座老宅,所以即使是这四方小地的尖顶也有着些许色彩构成画面以做装饰。我顺着她的手看去,那大概是个故事?正当我看的时候,那图画貌似改变了一下。我有些怔愣,随后出神地盯着。
那确实是个故事。
大抵全是两个女孩的故事。小的那个绝不超过五六岁,大的那个大抵也才七八九的样子。
看起来很要好。
具体的内容我已经不太记得了。
只记得有一天老宅发生了变故,两个孩子一同贝托付给马车出逃。
在马车盘旋在山崖的盘路时,她们起了争执。
更小的孩子死死抱着马车的木架,更大的孩子却形如恶鬼狠狠地抱着那孩子的腿不肯放开。
我终于看清了更小的那个孩子的脸。
她和白雪竟是一模一样。
我看着她回头对那狰狞的恶鬼,全无畏惧,肃然而认真,说:我来替你活。
那恶鬼十分地不甘,最终却被小女孩挣扎踢踏的腿挣脱,在听到她的回答时,依旧恨恨地盯着她,消散了。
我恍然有点明白了前因后果,那恶鬼大抵是想要白雪回复:我替你死。
马车依旧在飞雪的山崖上行驶,我知道我要从这里离开了。而从始至终,我也从未参与进去,只是一个默然,漠然又陌然的旁观者。
依稀一刹那,我看到白雪长成半大少女的模样,她在雪花飞扬的路上独行,大抵是看到了我,睁着那双依然清亮的眸子对我说:我活的很好。

评论
热度(3)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