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斟冷暖开怀酒,懒算输赢信手棋

本命坑血族&龙族&漫威

封面是刺客约翰的罗斯,我爱罗斯和翰哥!

【雷安】Fate/inveracious dream (0)

☆我流雷安,二设严重
☆虚构型月世界设定下圣杯战争
☆角色&世界设定属于原作,妄想属于我

[这样糟糕的事态……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啊——!!?]

   映入眼帘的惨状,让年轻的『骑士』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无声哀嚎。

 

   少年名为『安迷修』,并非修习于时钟塔的学院派魔术师,而是师从[无名]的骑士进行修行的见习骑士『魔术师』。

   秉承着心中尚且稚嫩的理想的幼芽,年幼的孩子告别了作为诞生地的故乡——奥尔良,跟随着在他心中堪称高洁的、尽管不善于人交流,却无疑切身践行着骑士信条的师长,踏上了堪称苦修的道路。

   诞生在『圣女贞德的故乡』,拥有这样光辉史诗之名的奥尔良的少年,无疑是距离『贞德』的传说最为接近之人。伴随着少年自婴儿成长至孩童的岁月,那少女高洁的信念,传奇的历史,和惨烈的终局,早已成为少年骨血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生长于此的少年那新叶般青翠的瞳中所继承的,不只是那存在于理想的高洁和坚韧,亦有为了自己那堪称天真,但又具有着无法否认的正确性的理想所自我牺牲的觉悟。

   这样的少年,即使他仍然稚嫩,未曾直面现实的重击,怀揣着仿若愚昧般的理想,但只要望进他那充盈着无尽生机,仿佛生命之源集合的眼瞳,都难免为那纯澈又璀璨的信念动摇心神。

   最终也只能咽下嘲讽的话语,祈愿少年的理想,即使无法实现,也请更长久地,再长远一些地存在下去。

   而这样的少年,无疑拥有着坚定信念的存在,又是怎样的景象如此剧烈地动摇了他的意志呢?

   似乎是听到的少年未曾脱口的悲鸣,眼前混乱的景象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先是发顶,深青靛的发丝凌乱的交杂在一起,随性又分外张扬地挺立着;接着是白色的发带,松松垮垮地系在上述的脑壳上,因为主人一系列不拘小节的举动已然濒临脱落的险境,更遑论是即使在发带主人清醒时也不曾有的端正,墨发的青年摇晃着身形堆成一团的抱枕大军中挣扎出来。

   “嗝—”

   明显带着餍足的酒嗝具象化般狠狠地砸在骑士的脑海里,仿若在他理智的边缘疯狂蹦迪。

   强压下额角暴起的青筋,青涩的少年御主(master)修炼仍不到家的沉稳终于在此刻崩碎的点滴不余。

   “Rider——!!!”

   茶几上残留的酒液为之一震,明显理性蒸发还刷了狂化debuff的御主十分不冷静地咆哮出自家从者(servant)的职介名,情绪起伏之迅猛从脸侧已经隐隐亮起的魔术回路可窥一二。

   然而不省心的rider却只是立起身,从容不迫地斜靠着沙发的一侧,华贵如上品宝石的紫瞳堪称漫不经心地扫了眼理智崩盘的御主,用小指象征性地掏了掏碎发下的耳洞,若是忽略他将自己从抱枕堆里挖出来的狼狈开局的话,这番动作甚至称得上是赏心悦目。

   安迷修满腹的怨言被那眼神一扫一下子全梗在了喉咙,几近内伤地想要呕血旳他好悬没作为圣杯战争史上第一位被从者气死的御主,成为通往万能许愿机路上的垫脚石。

   造成眼前惨案的元凶正是少年骑士的servant,在本次圣杯战争中以Rider职阶降世的传说中的大海盗——雷狮。

   如前述,是个从降临以来『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只有不敢想没有他雷大爷不敢做的绝世恶徒。

————————未完待续——————————

二月份就构思的脑洞,各种事情搞得我焦头烂额,官方的态度也让我愈发的没有创作热情,这篇的设定也曾彻夜构思过,也想连载中篇一了心愿。

但是现在我完全没有写完它的信心和动力了,先发出来写完的部分吧。

希望我能尽快调整好状态,找到创作的动力和灵感源泉。

雷狮和安迷修在这里的人设思考了很多,也能看到原作很多人的影子。

暂时没有什么想说的了,但愿我能有机会把这场梦做完。

手头的剩下几篇未完成的存稿也要想想怎么继续才好。

评论(3)
热度(9)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