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雷安】Reunion/重逢

★雷安无差短打,角色死亡有
★第二人称叙述,雷狮视角
创作关键词:
好久不见,
旧伤痕,
人生如只如初见;

    Reunion•重逢

    你听见陌生的骑士向你招手,用熟稔的语气轻声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

    你抬了抬眼,五步之外的人影曾被时光缓缓消磨掉熟悉,只剩下浅浅的轮廓在无数个破碎的梦境里客串。你本以为你当陌生地难辨,却没想到褪色泛黄的记忆竟然随着这久违的声音、难得平和的问候,零散地拼凑起来。

    你撇了撇嘴角,发出一声轻哼。少年短促的气音震动着空气,缓缓消散在此方的空旷里。

    你见骑士柔和下眉眼,松开紧蹙的眉间,一汪清澈的湖绿染上波纹,你知道,那是一个微笑,一个你曾经见到过然后只得在遥远的梦境中回忆的笑容。

    你忍不住缩紧了瞳孔,死死地盯着他此刻仍洁白的衬衫,你知道你在求证什么,而他同样对此同样了然。

    带着黑色半指手套的手指轻巧地解开了扣子,他拉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大半个胸膛。

    他的身材当然是极好,强大的实力需要过硬的身体素质做底牌,骑士的身体绝谈不上瘦削,线条优美而流畅的肌肉细细贴合在青年挺拔的骨架上,麦色的皮肤没有如玉的晶莹却是充满生命力的表现,甚至是遍布在皮肤表面或大或小已经淡去的伤疤也无损这份男性的魅力只多了几分沧桑和稳重。

    这本该是相当旖旎的场面。

    如果没有那道扎眼的伤痕。

    那道扎眼的,脱离了衣物的遮盖,在对方的身体上显得格外狰狞的旧伤痕。

    巨大的丑陋的伤疤覆盖了原本麦色的皮肤。它甚至不是伤口愈合后泛白的颜色,而是一片彻彻底底的焦糊了一般的炭黑。

    当然该是如此。你敛下眼睑,暗沉的紫瞳里讽刺一闪而过。

    你再清楚不过这旧伤的来历,致命的一击,巨大的战锤裹携着上万伏的电流势不可挡地摧毁了残破的双剑的格挡狠狠砸上骑士的胸膛。庞大的电流在命中的瞬间,肌肉血液已尽皆碳化成为一片漆黑,而那曾奏响着不屈的灵魂的生命脉搏的心脏也一并失去了全部生机,即使看不到内里,只凭这凭空塌陷了大半的外壳,也足以想象那团血肉最后难看的模样。

    而你对此并不抱有哪怕点滴的歉意和愧疚。

    成王败寇,弱肉强食,强者拥有肆意妄为的特权。

    同那人让你嗤之以鼻的骑士道一般,霸道狂妄的天性的血液流淌在你的身体里叫嚣着掠夺和毁灭。

    不过是失败者必然的结局,你当然不会为此有点滴歉意,正如眼前的骑士早已接受了结局,他也决不需要胜利者点滴奢侈的怜悯。

    你们隔着五步的距离闲散零碎地交谈,他的衣襟早已整理好,即使是此刻他也依旧尽量不让自己失了礼仪。漫无目的的对话简直谈不上交谈,你们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没有禁忌,同样也没有边际,用于消磨此刻无限充裕的时间。

    你们说到莫名神隐的银爵,提起年幼又强势的排一,讲起潜力无穷的金发新人,甚至语气放松地调侃那场决定了成败的决战。

    你时不时盯着对方同样看过来的双眼,然后对着那一如往昔般明亮的湖绿色偶有恍然。

    不同于早早在此等候的他。

    你与时间又同行了几年,不算太久。

    不羁的狂雷沉淀了底蕴,不动则已,动若万钧。

    而此刻,被丢弃在过去的他再度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你亦是过往那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恍然让人忆起那句旧话。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你玩味地品了品这个此刻格外应景的短句,然后随意地丢弃在了思维的断章里。

    时光不曾改变你们的本质,死亡不能剥离你们的傲骨,而那些往事前尘则尽皆化为强者进阶的养料。

    无论是充满硝烟的针锋相对,还是陌生青涩的零星情愫,抑或是鲜血淋漓的最后终局。

    而重逢于此的当下,放下双剑和战锤,你想,也许闲聊一会儿也是不错的消遣。

    毕竟这一次,你们还有太多的时间足以浪费。

————Reunion/重逢•END——————

后记:
☆本来是想写刀,但是最后反而平淡下来了。
比起之前写过的少年时鲜血淋漓,已经经历死亡的两个人要平淡的多,毕竟跨越过生死,这是久违的重逢。
☆雷安文见tag安生艰难

评论(9)
热度(24)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