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关随意,不是因为我的文喜欢我的麻烦取关我吧,谢谢

蜘蛛狂热粉Hail Spider-Man!!!
为了买得起正品蜘蛛侠漫画全套奋斗
混乱中立文手,杂食党无差,丹嘉双本命,只码字不混圈,不扩列,心累。

★雷安文搜索tag安生艰难
★自设凹凸血族pa永夜终晓

封面是约翰太太的罗斯,我爱罗斯和太太!

摸鱼都扔到存图的小号去了,看缘分吧

[唐毒唐]未命名

  (一)

在素有天府之国美名的巴蜀,座落着一个以暗杀为生的门派,其门中弟子多以机关弩为主、以淬毒暗器为辅再搭配上其特有的内功路数,数百年来其所接单子几无失手,威名之显赫足以止孩童夜啼,而这个门派的名字为——唐门。

  唐无声,现年一十九岁,未曾婚配,五官端正(大概),平日品行良好,经常帮助弱势群体主持公道(自以为),性情较为温和,为人极有耐心,是师门上下十里八乡公认的大好青年(雾),人生唯一的不足,大概就是他的职业不太安全。没错他是个搞暗杀的,并且正出自那个炫酷狂霸拽的传说中的杀手世家,唐门。

  而此刻,这个本有着无限光明的升职上位迎娶白富美成为人生赢家的大好未来的四好青年,正面对着人生中最为关键的时刻!

  唐无声发挥着他身为唐门弟子多年来职业训练后的身手屏息俏声挪移着,而在他的正前方,一条竖起的部分就足有一人高的白色巨蛇正吐着蛇信虎视眈眈。

  按理来讲,身为如此炫酷的唐门弟子,唐无声本应掏出暗器起手雷震子砸白蛇一脸然后追命速发以一个惊羽粑粑的身份教教白蛇怎么做人啊不,是怎么做蛇的。再不济也可以调整内息降低体热一式浮光掠影遮掩行踪趁机逃出生天的。何苦如此刻一般与这对着自己下♂体眼漏凶光的畜生斗智斗勇好不凄惨呢?

  而这一切的起因,就要从半月前那倒霉催的一天,唐无声小同志接的那个任务说起了…

———————————————————————回忆中———————————————————————————

  话说那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唐无声提着被熊猫吃光的空竹篓踏上了回唐家集的小路,正想着上次任务的报酬要用尽了好再去接一个的时候,被迎面刮来的一张纸糊了一脸差点因此失去平衡从竹鸢上跌下成为唐家堡有一个凄惨的断腿。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把那害人的纸片从脸上扒下来,没等细看,便被其上那明晃晃的[任务酬金一千两]给晃瞎眼,定睛一看,却原来是任务公告板上供弟子们赚外快的普通任务。

  任务相当简单,不过是杀一个不入流的武人,再采得一样物品便有一千两轻松进账,简直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唐无声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只能得出委托人钱多的没处花这么个结论。然后痛快地飞向办事处把任务领了转身上路。

  任务目标的距离不远,就在紧挨着巴蜀的南疆。

  南疆因地理原因多生毒物,也因此,在此居住的苗人多善使蛊毒,蛊虫未受驱使时难以被察觉,哪怕侥幸发现了,一经引动中蛊者也大多熬不过将其逼出,而多数人,甚至直至身死都未曾明白竟是何时惹了这些毒物。太多太多的原因使得这南疆及其上苗人一度成为中原人的噩梦。这样想来也难怪这笔单子物超所值了。

  唐无声此刻正御驶着飞鸢像目标所在之处行进,他却是不知,这本就暗流汹涌的大唐波澜再起…

短小君,天坑

(二)

  经过一天两夜的快马加鞭——夜里赶路是炮哥的癖好据说符合杀手的高冷见光死设定,唐无声小同志成功抵达了大唐著名秀恩爱插旗圣地——成都!

  迅速地找到了唐门位于成都的据点后,唐无声一脸累不爱地准备洗洗睡了。不得不说,骑马赶路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起的,你能想象自己的臀部被颠了两天会是怎样一种酸爽吗?不仅是臀部,偶尔姿势不对立马就能体验一种蛋蛋的忧桑,字面意义上的。

  若不是飞鸢泛月不适合长途跋涉唐无声是断然拒绝骑马的,这种自虐般的交通方式大概只有天策的城管们数十年如一日百般历练出来的铁臀才能消受的起,就算他胯下的是匹万金难求的龙子也不行!龙子又不是木武童!任劳任怨十年如一日得接受各种暗器的摧残还不用担心修理什么的,简直不能更贴心!果然找老婆就是要找木武童这种啊!这么想着的小唐同志一点也不知道日后他的择偶标准和木武童完全背道而驰,点蜡。

  小心地将手中最后一枚弩箭淬好毒别在袖口得暗囊里,唐无声合衣上了床,默默想了想即将到手得千两黄金进入了浅眠。

—————————————————……一夜无梦……—————————————————————————————

  唐无声到达据点时已经是子时一刻,此时不过寅时他便收拾好补给早早上了路。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这是唐门弟子训练伊始就被灌输的理念,多年来早已渗入骨血,成为其门下弟子的行事准则。

  杀手本身就是个活在刀刃上的职业,不是将目标彻底摧毁就只有被人夺去生命,更遑论是以此为生的杀手世家中出来的弟子。几百年的杀手世家得罪的人着实不少,被夺去亲人的人们满腔的悲愤与怨恨统统倾注在作为刀刃的唐门身上,若不是上代武林盟主唐简的刻意经营,加上各方势力都因暗潮动荡多少有些收敛,唐门弟子此刻怕仍是一种人人喊打的状态,哪能像现在这样站在唐家堡的广场上还能看到各派弟子前来蹲炮?

   也正是因为这种已经化为本能的谨慎,一旦出了唐家堡的大门,唐门弟子就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能早一分回门复命与亲友同门和小熊猫生活就绝不会拖沓一分,毕竟多待一分,生命的危险也就加厚一分。这样想来唐无声小同志夜以继日玩命般的赶路也是情有可原的不是?

  于是在小唐同志上路的第七天中午,成功抵达目标所在地——拥有着大五仙教的苗疆。

[好困,依旧是天坑,这次算是过渡没有毒哥的影子撒,本来想写在成都发生点啥的可是太困了,于是成都支线放在归途吧,希望到时候我还记得。

小剧场——关于炮哥赶夜路的历史遗留问题

  在唐无声小同志没有出师尚且还是大断腿堡一只茁壮成长的炮太时,唐无乐作为嫡系弟子第一人已经成长为为害一方的唐门知名问题儿童。

  某天在广场听完唐门长老的训话正打算去隔壁木桩区与木桩相亲相爱的小炮太宿命般的与唐无乐偶遇。

  不得不说在小孩子尤其是小男孩眼中,长辈们眼中的问题儿童总是更符合他们心中的偶像形象,于是当暗搓搓的敬仰的偶像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结果可想而知,一株无知幼苗就这么奔着长歪的道路一去不复返了……

  彼时唐无乐还没经历过日后金水镇的那场悲剧,十三四岁的年纪让他有点小中二也是可以预料的。

  “小无声啊,你说咱们唐门是不是各种帅气炫酷狂霸拽啊?”

  “是!”抱着空竹篓的小炮太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你说,身为杀手这么高大上的职业咱们的行事作风是不是也该有别于其他门派的弟子啊?”

  “对!”

  “很好,身为杀手,就是应该一袭黑衣与黑夜融为一体才对,而且赶路的时候那么不帅气的样子怎么能让别人看见呢!所以…”

  “明白了!坚决不让别人看到我唐门弟子赶路的样子!坚决维护我大断腿不对是我大唐家堡高贵冷艳的杀手形象!日后出任务都赶夜路!”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我看中的小弟!没错就是这样!来来来咱们去买糖葫芦啊~”

  “谢谢无乐哥哥!无乐哥最好了!”

  啃着糖葫芦的小炮太小口的享受着蛋叉叔叔的糖葫芦再一次默默坚定了跟着无乐哥走有糖吃的错误观念~
 
  以上

评论(9)
热度(3)

© 叶惊禹 | Powered by LOFTER